爽一发

【黑月】Secret

黄出新高度,耻高慎点!真的很没下限////////

非、常、痴、汉、OOC慎



       “那个,日向!等一下。”

       “山口?你叫我吗!?”

       “嗯……就是有个问题,想问你的。”

       “欸——!什么问题问我?问吧问吧!”

       “日向你,有没有觉得,月,最近有点……变化很大?”

       “咦,月岛?”

       “月他给我感觉有点陌生了。”

       “姆,呃,可是山口你和月岛最熟啊?”

 

       面对日向疑惑的眨眼,山口润了润喉咙,憋足勇气说出来。

       “月他,好像有什么瞒着我,的样子。虽然他也不是那种把心里话外说的人,可是,现在距离感尤其重……上次我看见他掉出来一条链子,然后特别慌张,收了回去——月他绷紧成那样,我还是第一次见...到。”

       他顿了顿。

       “而且怎么说呢。那条链子上有一把钥匙,月他家里的钥匙不是那样的,他一般不会把钥匙那样放……那那把钥匙究竟是谁给他的呢?”

       日向苦恼地抓抓毛茸茸的脑袋,继而给出自己的意见。

       “不说肯定是不想让山口担心吧。月岛脑子很聪明,谁吃亏他都不会啦!变化……好像有,气氛上和以前——呃——味道不一样了!他原来就很装成熟的感觉,现在更——”日向没脑子说到一半,紧张地瞄瞄山口,他没想把讨厌的情绪传给同级生的。确认没事后,他清了清嗓子。

       “啊——谁都会有秘密的,月岛那样更不例外了吧。”

       “是的呢。”山口赞同地点头。

       “在我看来你们关系还是一样好,山口你可能最近练球去了所以咻——拉长了距离。影山也是很严厉的,我经常觉得他冷冰冰。不过实际上是朋友的话,那就没问题啦。”

       日向糊弄了一通,其实不怎么清楚问题点在哪里,然而山口却似懂非懂地接受了。他离开后,日向长嘘一口气,自语道。

 

       “真是的,除了山口谁还会接近那个冷淡的毒舌眼镜啊。想、多、了,想多了。”

 

 

       除了山口忠这个幼驯染挚友的存在谁还会接近月岛萤?

       恋爱脑的可爱的女孩子接连不断跑去暗示,但月岛根本不想与人有过多交流。他的生活单调排外,如果想靠近这个傲慢的大魔王还不怕被喷死,那一定是个勇士——尽管如此,确实有人给了他一把钥匙,开启那道紧闭无言的门扉,进入自我国度了。

 

       山口一边思索着钥匙的主人,心事重重地和月岛并行。在排球部训练之后,疲惫感和畅快感堆积在体内,静谧僵硬的气流沉淀在二人之间。直至挥别为止,都没说过一句话。

 

       月岛萤的确藏着一个秘密。

       作为挚友山口预料的一点不差,有人改变了他,侵入他的世界。然而秘密作为秘密,并不是大声嚷嚷着让所有人都知道的物件。钥匙所代表的人和意义都是特殊的,一把独一无二的钥匙,对应着唯一的进入许可——从未有人见过的景色。

 

       “山口是发现了什么吗?他有时候还真敏锐……要不要告诉他?”月岛回头盯着他消失的背影,皱着眉喃喃说道,“可是一般人怎么接受?要是我说和音驹的主将——黑尾铁朗交往了,肯定,啊,吓得不行。真令人不快。再说,还一一通知?太逊了。”


       他到家摘下耳机,洗完澡往桌子旁一坐,顺手又把坠着钥匙的银链掏出来把玩。

       手机铃声响起。

 

       月岛抬眼看看手机,等它又响了两声后接起,手上攥着钥匙链。他皱着的眉头舒展了一点,按摩了下太阳穴,把眼镜摘下放在一边。

 

       “萤,晚上好。”

       忽小忽大,忽近忽远的声音失真从数据信号化来,温柔淌过。月岛有点怀念,虽然基本上一天一通,但是刚交往就分开,不适也理所应当。

       “……晚上好,黒尾前辈。”他答应着,视网膜前一片模糊。

       “总感觉听到你的声音就轻松了不少,嗯,今天怎么样?”

       “普通,没什么。”

       “我们这边也很普通,研磨他啊,又通关了一款新游戏。明明是刚发行的,我也一起试着结果连第五关都打不过。”

       “昨天可说的是第三关。这叫露陷?”

       “诶?等等,我那样说过吗!暴——露——了。”

       “没有,我骗你的。因为我觉得以前辈的智商打不过那支游戏。”

       “打击。”

       “噗!”

       “萤,你也聊聊自己的朋友啊,那个山口、或者日向。我想多了解你。”

       “没什么好说的,你怎么提日向?”

       “研磨对他有兴趣就帮帮咯!我一直很热心。算了,不说也好,我会吃醋。”

 

        四窜的电流仿佛打进了心里,一个刺激,月岛感觉到体温升高,手指发麻起来。他抿了抿唇,站了起来,一下扑进松软睡床。再度把钥匙链放在掌心确认,打开放下,最后还是凑近了盯着瞧,眼神要把它熔化了。

       他继续通话,声音闷闷的。

       “谁信你,而且我也在吃醋啊。”

       “……”那边有什么打翻了的声音,黒尾的喘息变得粗重,电话里能听见,感受到灼热攀爬上皮肤。

 

       “黒尾前辈,你在东京也很开心。你一直这样。”

       “可是现在我更开心,因为你说吃醋。萤,你现在有拿着我给你的钥匙吗?”

       “没——有——,谁总带着它啊。”

       “你又在骗我吧。”

       “没错,黑尾前辈,我就是在骗你。”月岛轻蔑地笑了。他扬起五指阖上眼,脑内清晰浮现那人的身影,肆意张狂又可靠细心。他温柔的声音如同水滴般浸润神经,有种恍惚的眩晕感。“被你发现了。”

       “……啊,怎么办,现在好想做。”黒尾长吁短叹,装出可怜巴巴的样子说道,“看看我还有没有你照片的存货。”

      “黒尾前辈……铁朗,我也想做。”从喉间发出染上浓浓情欲的声音,通过音筒传了过去,他哑着嗓子,摩擦着钥匙轻轻吻了上去。仿佛按下了隐秘开关,冲动的暗流汹涌地溢出。月岛细细呻吟,抚上自己热得发痛的部位,血液都在沸腾。他说:“你听我的声音就好了吧,铁朗?”

 

       黒尾吞咽口水,当然,他蓄势待发了。照片有是有,可是敌不过声音的性感魔力——恋人既热情又可爱,虽然征服他之前整日冷冰冰的而且高傲,可交往之后那些神经质的别扭独占欲都在轻易引燃他的性致。

       觉得月岛该死的迷人,像个小恶魔在勾引他犯罪。

 

       “哈啊……嗯…铁朗……啊…”

        听见裤链拉下的声音,衣料摩擦悉悉索索脱下,还有月岛的压抑忍耐的呜咽声,带有依恋和诱惑。

        “萤,还记得我怎么摸你的吗?哈啊……想象我先吻你,你把你的舌头伸出来让我舔,很舒服的……嗯…然后我还碰你下面,拉你的体毛,你很有感觉,习惯我帮你……你越来越兴奋,流了很多。而且很烫手……呃…哈啊……我夸你可爱,结果你哭了出来…哈哈……嗯……你会自己碰其他地方吗?比如你兴奋起来就变成粉红色的乳头,还有紧紧吸住我的后面……哈啊……嗯…我一直想说了,超爱你的。”

       简直是语言暴力,黒尾慢声描绘他们做ai的场景,磁性的声音不饮人自醉。他说着他们有多甜蜜,月岛在床上的表现有多色情,仿佛要令耳朵都怀孕的语、言、暴、力。

       音筒传来滑腻的水声,月岛“铁朗…铁朗…”以他的名字为依托自wei,高昂充满欲情的呻吟是最高的催化剂,两人都很投入。夜晚的氛围令一切秘密深埋的枝苗都抽出头来,饥渴得到灌溉,真实舒展开。

 

       “哈啊……铁朗…呃啊……啊……哈…铁……朗…呜……”

       “我把你打开了,那里又软又湿……嗯…你的长腿圈住我,很漂亮哦…然后我开始摸你全身,吻你……哈啊……你很甜,手感特别舒服……你变成红色……嗯…呃……你超敏感的,想把你给吃掉……”

       “……哈啊…铁朗……喜欢……啊…”

       “我也爱你,宝贝……嗯…你尝起来味道真棒……”

       “嗯……啊…铁……朗…我想去了……”

       “…嗯……我们一起……萤…萤……我爱你……”

     

        黒尾手上动作加快,闭着眼睛回忆起恋人通红的姿态。他白皙的肌肤变得滑腻红润,摸上去平滑紧致,小巧殷虹的乳尖挺立,高抬起胸口。自己扶住他的背肌,狠狠地从正面侵占。他圆润的脚趾曲起,长腿箍住自己的腰间,不住落泪呜咽。

       然后他们同时达到了高潮,默契地十指相握。

 

      “呃……啊!”

 

      “……呼。”

       满手白浊证明刚才的迷乱,月岛默默抽出手纸把痕迹擦干净了。他觉得指间空落落的,想要抓住什么。打开,合上,想了想握住了那把钥匙。

      “萤,感觉很好吧。”滋滋的电音传来。

       月岛想到,嗯,舒服死了,要能真枪上一场就更舒服了。然后他用喊得嘶哑的嗓音回道,“黒尾前辈,你才是自我感觉不错吧。”

       “——你又不叫我名字了,我知道你什么感觉。”

       月岛撇撇嘴,他也知道对方的感觉,“下回再来。我带着钥匙的,等毕业了就去找你。好,晚安。”接着任性径自按下通话。

 

        嘟——嘟——空虚的回响音长长拉着,清冷的月光洒下清辉,星辰跳跃闪烁,灯光被按下房间缠上黑暗。握紧钥匙倒在床上,良久月岛疲惫地沉沉睡去了,一会就发出浅鼾声。诡秘的梦境无人可窥。

       …… ……

       ……

 

       “月!你还好吗?”隔日山口鼓起勇气紧张地问出口。

       站在他眼前的青梅竹马奇妙地有种果实成熟一般的感觉,他隔着镜片的视线偶尔会飘远,笑容也带上让人骚动的弧度——没错,现在除了女孩子还有男生来打听月岛萤了,虽然他全部维护了过去,可是还是会不安的。

       “山口,告诉你个秘密吧。”

       接着丢下一颗巨枚炸弹。

       月岛轻轻道,“我和黑尾铁朗在交往,音驹的。以后还打算去东京。”

 

       他说:“别告诉其他人。”




—END

能看到这里你太黄了!

评论(4)
热度(80)
< >
© 爽一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