爽一发

【黑月】Drive on

敢说自己不黄的一篇啦!【不是真的



       毕业季,有人要分手,有人要告白。在分道扬镳的岔口,舍弃什么,然后去抓取什么。都是个人自由。

 

       月岛无动于衷地盯着面前顶着一窝乱糟糟黑发的男高中生,隔着镜片,玻璃弹珠似的眼珠疏远而冷漠,那也是他平常的模样。

       樱花花瓣满天飘落,花香得刺鼻。月岛有点厌倦这种氛围。

       然后不出所料,叫住他的男生对他告白了,“月岛同学,我喜欢你——!喜欢你很久了……虽然到现在才有勇气说,不过,你可以和我做朋友吗?给我一个机会就好。我真的,很喜欢你。”他支支吾吾,急得额上冒出细密的薄汗。鼓起勇气的样子挺英气,不过——

       那个可是月岛萤,受欢迎程度和他出众的身高成正比,和他毒舌的刻薄程度成反比——当然那是他朋友圈之外的人看来,而且说朋友圈也不是一回事,用关系较密来说更为合称。更具体的朋友在定义上甚至可以缩小到一个人。

       可他就是奇妙地让人离不开视线,要说像他一般排外的人会怎么应对这种告白?哦,还是同性的。真是,一个难以捉摸的问题呢。

 

        “我有男友了,他比你好一百倍,死心吧。”

       他冷淡地说道。居高临下俯视别人头顶的发旋,事不关己,高高挂起。

 

       比起失落,更多的是震惊——男生的头顶上可以看见大大的问号啦,他疑惑的神情变幻莫测——但那都不关月岛的事。

       就算他在高中毕业的同时出柜,就算他被同性在最后告白,那又怎么样呢?

       月岛萤的圈子范围不大,常人靠近就异常艰难,谈及与他同行更是难如登天。他冷静又聪明,傲慢又无礼,偏偏有人就是喜欢,爱是盲目的,憧憬恋爱也是。然而这都止于三年之间他人眼中的月岛萤,作为本人来说,根本不在乎。

       他行走在自我的道路上,偏执而沉默。

 

 

       Drive on

 

 

 

       路上停靠着一辆车,流线型的外表,金属铁盒的良驹——不过那不是重点,重点是黒尾铁朗从车内探出头来向月岛久违地打招呼,低醇的嗓音真实传来。

       “萤,恭喜你毕业。”

       月岛倔强地憋住自己上扬的嘴角,他点了点头,走过去敲黒尾探出头的车窗。他眯着眼睛说,“好慢,现在才来接。”说不出口其实见面就很开心。黒尾扬起笑,侧过头轻轻和他交换了一个自然的接吻,唇齿暧昧地厮磨,以仿佛要令人窒息的温柔舔舐口腔。

       老实说,这样的举动在公开场合下并不合适。可是他们做得理所应当。气息缱绻交缠,月岛还是有点害羞,感觉到脸上发烧。

        黒尾亲亲月岛的指尖问道,“带了我给你的车钥匙吗?”

       “带了。”

       “嗯,好,我们出发吧。”

 

       月岛坐进副驾驶的位置,窝成一团戴上了耳机。他腹诽道,黑尾铁朗把车配一把备用钥匙给自己一点意义都没有,一直都这么觉得,你说,一个未拿到驾驶证的18岁少年需要汽车钥匙吗——而那辆车还在远方——不过,以后就不是了。

       毕业以后,他就要去东京了。

       音符跃动着,畅快地在脑内谱写美妙的故事。能够感受到宁静和安全感,当然,部分要归功于身边的人,这样什么都不做也能感受到安心。黒尾没有打扰他,握住方向盘,专注地观察路面。汽车轰鸣向前,沿着青灰色踏实的道路,绵长延伸开数百里的距离。

 

       路面平稳,极少出现颠簸。

       月岛不知不觉睡着了,毕业典礼上校长吱吱喳喳的致辞冗长而乏味,没想明白为何浪费时间的事物有存在的必要——然而,他确实很疲倦。打完了最后一场高中联赛后的脱力感还没从体内消褪,三年时间就跑了过去,现在真实感受到了走到路的尽头。

       他的睫毛一抖一抖,黒尾在偏僻的半路停下车休息,看到有点想笑。他弯过腰想把眼镜取下,可是这个行为却让月岛从睡梦中醒来了。

 

       迷蒙的水雾罩上双眸,没有焦点,一片空洞。然后自己的身影沉进了眼底,在一池琥珀色的湖泊中。黒尾摸摸月岛头发稍长的脑袋,想了想,还是亲了他光洁的额头。他一下又一下地在眼睑、眉峰、鼻尖、脸颊、嘴唇,落下微痒的亲吻。朝下到露出的颈部,迷恋地吮吸出暗红的痕迹。

       他想,月岛也很有感觉,从他猫咪低叫似的细细呻吟声中可以听出来,还有他环绕住自己肩膀的腕臂和扣紧背脊的手指——允诺的信号十分明显,双方都不拖泥带水。

       车内的空间对于两个接近一米九的男性来说,还是狭窄了。气流有点粘滞堵塞,而呼吸困难。黒尾给个眼神示意调整姿势,他把年轻的恋人抱了起来,自己钻进另一个座位,让月岛坐在他的大腿上。

       他瞄到恋人脸色烫红——现在阳光不差,一切细微都无所遁形。

 

       “哈啊……啊…铁朗……哈啊…哈啊……”

       月岛摆腰在黑尾上方自己进出着,在黒尾的视角,景色绝佳。澄澈蓝天的背景下,六角的光晕投射,在月岛周围晕出柔软的光,分离的七彩包围住他——不过最好看的还是他身体透出的动情红芒,被染成成熟桃色的肌肤吻上去的滋味也是甜的。

       翻开车柜就有保险套,月岛用嘴帮他套上的——现在他的肉刃被吞下肆意在湿热紧致的甬道抽刺开拓,而月岛的唇瓣也泛着湿漉漉的光,吸引人去亲吻他,疼爱他。他们自从备考期以来很长时间没做了,身体的交合和默契却如同水流汇聚般无障碍,黒尾抚摸月岛流畅的肌肉曲线,月岛舒服地想要更多。这场性事交由上方的人主导,月岛在车内伸展不开,他恼怒地在黒尾宽实的肩膀留下咬痕,咬得深了就舔舔,像只撒娇的宠物。

 

       月岛前端滴出的汁液弄湿了黒尾的上衣——他自己是下身半裸的,衬衣也都解开几乎袒露出全部的肌肤。他送上乳尖,黒尾不轻不重地刺激,扶住他的腰含在口里尝味。熟知怎么舔弄能令对方的兴致更高,舌头包裹住,又用牙齿拉扯。

       “…哈啊……嗯…铁朗……哈啊……呜…”

       舒服到脑子都晕陶陶的,月岛低声啜泣起来。他身上薄汗令皮肤变得滑腻,而泪水被黒尾亲吻咽下。

 

       “宝贝……你很可爱哦……非常…非常…可爱……嗯…”

       黒尾感受到月岛的收缩,他被夸奖后一下子箍得紧紧的,吸得人要射出来。连续的抽搐给人重叠的快感,一波波侵袭。差一点就要失守了,黒尾在濒临界限的点被不断冲击,这样令他的感觉也很好。

 

       “铁朗……我想去了…哈啊……快一点…哈啊…”

       其实他老早就这么想了,想被更粗暴地对待,更野性地侵占,可是车内的活动范围实在太小,再加上——月岛并不怎么适应这个体位——他们更经常背入或者正入。黒尾会做着做着就折磨他变换姿势,可这样的很少,因为他成熟而经验丰富,一般由他来带领。缓慢地堆积着快感显得过份磨人,月岛不得已只好求助。

       黒尾嗯地答应了他,在一声拔高的呻吟中,翻过身来把他压在座位上。他忍得也差不多了,任着性子来冲撞,月岛闭上眼抽泣,脸红红的孩子气皱成一团。

 

       在主控变换后,很快就同时冲顶了。

       空气中的味道湿黏稠涩,月岛揪紧黒尾的衣领靠在他身上,皮肤相触的温度熨得人舒服,一场时隔已久的畅快性ai,两个人都很享受。

       黒尾拍拍月岛的肩膀起身,帮他穿好衣物。满足的是,藏在整齐的布料下面有激烈的痕迹。是被占领打开的标记,是所有归属的证明。他再度伏下身濡湿地亲吻月岛的嘴唇,不带性欲地舔吻,然后扣紧相握的十指。

 

        “哈啊——到哪里了?”舒服过了,月岛轻松地打着哈切问道。

        “快到目的地东京了,还差30里。”

        “那我没睡很长时间啊。”

        “本来也没有很远。”黒尾想到,这段路不知往返来了多少回,这些年来。

       不过这回距离确实缩短了,从人来说,有了抱紧他的踏实感。

 

       “一会就到了,累的话再睡会也行。”

       “不用,已经够了。”

       月岛抬起肘支着脑袋,向窗外后退的风景望去——所有缤纷的色彩都流走了,过去的那些扎根在过去的土壤里,带不走的被留下。他另一只手掌心躺着一把钥匙,那个人前进的车的钥匙。

        靠近东京的风,气味微妙地和故乡不同。

        车子一路奔驰,离目标越来越近,距离越来越短。月岛突然觉得,自己不是那么自我的人了,他有个人陪伴一起行进在路上。

 

       “要到我们的家了吗?”

       “很快,会到家的。”

 

 

 

 

—FIN



评论(22)
热度(69)
< >
© 爽一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