爽一发

【黑月】Someone like you(上)

跟歌曲没关系…取名废借个题目
半夜鸡血上来,手机短码,挺乱的随便嚼



你有喜欢的人吗?
或者说初恋,暗恋对象也可以。正在在意的人、总觉得“败给他了啊”的家伙。

月岛萤有个恼人的对象,老在脑子里闹腾。现实世界隔上百里的距离,天天都在短信间、邮件里、睡梦中显示他的超人存在感。不正视都不行了。
像黑尾铁朗这种人,总是烦人精。


“月,你在想什么?最近经常走神,上课也是,训练太累了吗?要注意休息啊。”挚友山口关切地询问。
课间休息的时间,学生团体三两成群,八卦的八卦,学习的学习。不过月岛萤身边倒是只有山口一人围上来,他乐得清闲是一方面,另一方面能看着月岛挂着耳机还能辨识出没在听的人,这间学校也只山口一人了。
“没什么大不了的。”月岛没想说出口,他也不习惯和别人商量私事。
总觉得话到嘴边就变了味,好像……他在意黑尾到喜欢他的程度了一样。
怎么可能呢?他才没那么执着。
山口不安道:“有什么问题都可以说的,虽然我没有什么力量帮忙,不过……啊!月那么烦躁,该不会是因为情人节要快到了的缘故吧?”大家都传说月岛同学有了本命,山口还被女孩子叫出去打听过那个人的名字。

怎么可能告诉她们!更何况对于这个劲爆消息山口站得最近还一头雾水,到底谁在说?
所以当时名为山口忠的月岛专属挡箭牌,好奇地问出口了:“是月亲口说的吗?他有了本命这句话来拒绝……”
被女生不留情剐了一眼。
山口哽了哽,听到长长叹气声后的答案。
“月岛同学,去年的这个时候不是挺消沉的吗?大家都觉得可以趁虚而入了,可是他却一个礼物都不接。今年倒好,有人看见他总停在巧克力柜台前,你说可不可疑?”
山口想反驳,其实也不可疑,你们看不见的地方月吃甜食可凶了……回头被女生堆的气势压倒说不出一句话。抿抿唇,一言不发地附和小鸡啄米点头。
松了口气,结果纠缠半天的少女们总算放过了他,引开注意力,专注于八卦,自己交流自己去,忘记了山口的存在。
趁这个机会,他拔腿就溜。
……可是,月,为什么要避开自己去看巧克力呢?细想暗吃一惊,山口觉得不太好,该不会真的月有本命了…?!这么多年来!还是最靠谱的一回。

他忐忑不安地等待回复,月岛撇撇嘴,没有正面坦白:“或许吧。”
这个或许是哪个或许?
或许是因为情人节快到要跟本命告白你说他是爱我呢不爱我呢答应我还是不答应我呀的或许,还是你们都错了月岛萤怎么会喜欢上别人呢一个月总有那么几天月岛一个月每天都是猜不透状态on做什么都是常态的或许?
作为大家的男神的存在总爱把话说一半是坏毛病啊!求改正!求翻译!
山口内心锣鼓敲得震耳响,不过吐槽完他已经认定得八九不离十了。不正面否定在月的字典里和肯定差不多意思,这种场合很难追问下去就是。
别看,那边的一堆子人提起耳朵太明显啦!你们一个“答案是A吧”一个“没错没错”附和,可是拿的试卷科目完全不一样好吗?连拿反了都有,真以为装得像啊!山口问不下去,把问题嚼嚼吞回肚子里。
……还是好担心月,他的样子的确不寻常,特别本人还没自觉,最可怕!
山口暗下决心,要把害友不浅的那个源头找出来!他的眼里燃起了小小火花。

“啊啾——!”黑尾打了个极富男子汉气概的喷嚏,他抽抽鼻子说:“又有人在想我了。”
“嘿!怎么?你是想女友才对吧?”
“话说你这家伙到底有没有交往对象快老实交代!这关系到今年巧克力的份数啊!!”
“不要跑,你再不说还混着收女孩子的本命巧克力的话……我要找你小子决斗哦!”
“前辈们的嫉妒真可怕~”黑尾举起双手,向大学排球队的队友做投降的姿势,他思索了一下,说道“没有女友,单恋对象有一个算不算数?去年告白被拒绝得超惨,啊,没错我还没放弃……你问希望大吗?”
苦笑出声:“难说,谁叫喜欢上他,我认了。”
收到齐刷刷转为同情的战友眼神一筐,黑尾掂了掂,这群人起哄倒比追女孩认真,怪不得单身狗、有排球没女友。虽然自己也没本事说别人……黑尾暗自内心垂泪,他只盼望,月仔什么时候能开开窍就好了。
“二月十四日的话……那几天没课,可以休假。唉,真浪费。”
“不如我们去邻校联谊吧!”
“你……这主意真棒!咱们学校的女经理名花有主,不过她倒认识不少可爱的女生,有追求!生活充满光明!”
“抱歉,我恐怕去不了。”黑尾摆手。
“那天我要去告白。”

和对自己加油打气的同伴分别,黑尾舒了口气,第一时间打开手机检查电邮——没有新消息,短信收件箱——也是什么都没有;期待值落空。不泄气地移动手指开始编辑新信息……写什么好?今天又是风和日丽的一天…小学生作文啊!
抓抓本来就乱的头发,黑尾闷声嘀咕:“月仔,我好想你……”
想见到你。
这样写会造成他的困扰吗?会吧。
不止一次被骂——“黑尾前辈烦死了!”他也会踯躅不前,不想被讨厌。他会害怕,月岛用看陌生人的眼神拒绝他。那样黑尾肯定被击倒就再也怕不起来了。
……放弃钻牛角尖,黑尾打出“月仔现在在做什么呢?”几个字发送过去。
其实大半的不到回应,这几个月来黑尾也就越来越少按下发送键。毕竟当事人的意愿才最重要。

他怎么会知道当事人把送信一封不漏查看了,就是编辑半天,不知如何回复好呢?

月岛手机亮了亮,他立马翻开检查——果然是黑尾前辈无营养的提问。月岛挑眉,心里烦躁,原因是黑尾前辈的发信内容,越来越短。对方一字不提自己的事情了,只把问题抛给他;原来一直无视,现在却因为减少的部分愈加没来由焦躁……为什么要变化呢?维持原先不好吗?
他的表情好像很阴沉,把邻座吃午饭的日向都给吓得打了个冷颤,那个家伙野性直觉强,没回头都发觉气氛不对劲。
月岛干咳一声,什么没做合上了手机,打定决心二月十四日去东京找黑尾问个清楚,他要给自己找一个答案。无论如何,情人节那几天的事,肯定要解决了。
像黑尾铁朗这种人,都快困扰他一年不得安宁。



—TBC


评论
热度(19)
< >
© 爽一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