爽一发

【黑月】Someone Like YOU

之前拉灯的部分,不是特别黄应该没有厄运降临吧!!我试试看!
虽说想写巧克力play最后也没成功让他们玩上唉!【心塞
果然我一开肉完全可以独立成章【世界再见。
画风有点不对!有时间想开电脑修正文哭哭——



       月岛萤被抵在墙壁上,背蹭得生疼,黑尾狂乱起来攻击欲望很旺盛。也有可能是因为他肖想这个时刻很久了。
       “嘶啊…疼……黑尾前辈!!你…”
       “哈哈……嗯?喘得这么可爱,有说服力吗?”
       “…你个混蛋——!”
       争执下黑尾被推开,脚跟踢到一个纸袋。
       月岛怒气冲冲:“我都说了,没、准、备、好。请黑尾前辈尊重一下我的想法。”

       黒尾没理会他。纸袋的存在感很强烈。

       脚边仿佛有一块烙铁、火热、沉重。    

       蹲下身子,直觉告诉他——别理那个人说的话,他的身体坦诚得多。回吻的方式学特别快,攀升的体温不是作假。拒绝的语言才是谎言。

       先打开这个袋子,有他想要的、逞强言语之外的部分。

       黑尾铁朗心情很好地记起来——今天还是情人节。在二月十四日,一个特别是月岛萤这样性子的人,大老远跑来单身男公寓,这么暧昧,还有什么理由可以辩解?

       不可能是有人预料到黒尾要生病,还没人照顾吧。加害者流感病毒连向受害者黒尾自己都没打招呼,更何况远在宫城的那谁谁呢?
       “你在听吗?哦,天……”月岛擦嘴,碎碎念。一个激灵,看到黑尾注意到了他带过来的手提袋,突然紧张地一个箭步上前争抢。他阻止道:“做什么?等一下,那个袋子!是不能打开的!住——手——!”

       可惜他没赶上。黑尾已经打开了袋口,他知道月岛萤这次为什么来了。
       月岛握紧双拳,瞳孔紧缩,心里七上八下。
    

       ——那里面静静躺着一盒包好的巧克力。

       羞耻地想回到过去绑架那个在巧克力店收银台偷偷摸摸付款的自己!……好、逊、啊!见鬼的巧克力,出现的时机怎么就、啧、那么、那么……唉!

       月岛不安地搓手指,眯起眼审视黒尾的反应。

       黒尾背抖动了一下,然后扬起头。
       “谢谢、谢谢你鼓起勇气过来……”黑尾抽抽鼻子,一脸感动地重复了一遍,“我喜欢你,月仔。”
       黑发男子捧着巧克力,驼背蹲在地上,像团巨大的犬类、忠诚的眷属。

       黒尾他肩宽背实,手长脚长,坚持锻炼的身形健朗,性格上也有作为统率的沉稳持重风范。

       这么看,是个很有味道的男人。

       他有随性调皮的一面,又有强势危险的时候;懒散的眼眸也好,专注的神情也好,得胜的yes偷乐也好……孩子气和成熟的迥异差距都能在他身上自然融合,构成黑尾铁朗独一无二的迷人气质。纯粹,简单,而给人安全感的。
       “想什么?月仔、你的脸通红哦。”
         黑尾直起身,走近了月岛都没发现。

       近身还是呆楞,黒尾没有不满,而是细细凝视着他。

       月岛萤精致的五官因温度变色而好看极了。观察到脸颊上细细的柔毛也是浅色的,他习惯撇嘴的上唇微微翘起,很短的距离,像在等什么亲吻的滋润。
       呼吸相拂,黑尾闭眼,给了花朵一个吻。
       柔腻,馨香,缠绵,惫懒……他轻柔地吻开了一株含苞待放的苞蕾。先是淡然无波的,像是小溪在清幽的林间流淌般沉静、且湿润,继而变得火热,要把捧在心间爱情溶化成蜜糖了一样;黑尾珍重仔细地,慢慢深入。没有思考空间,只余情动的牵引。
       你退,我进,一场圆舞曲,配合到位。
       香气幽幽,让人无处可逃。
       两人交叉脚步,黑尾把月岛带倒在几步远的床铺上。他睁眼,映入月岛拼命克制闪躲欲望的面孔,一言不发。
       月岛细声喘气,潮湿可人,黑尾又想吻他。
       “……”
       “……”
       呼吸的频率急促,渐渐合一。
       眼神之间的流光百转千回,两种色彩激烈碰撞,倏尔兜起爆炸的火星——准备好了?

       ……准备好了。
       燃起熊熊火焰。投入自我,揉碎骄傲,抛弃掉自己给予自己的锁链。深入到最纯净的内部,掘开被埋藏在眼底的热源,有萤火影绰闪亮。


       黑尾铁朗拥抱了月岛萤。

       浅慢而耐心地让人适应,继而刺入。积累下来焦急的躁动近乎把月岛逼到羞耻的最下限——深到了从未想象过的地步。

       潮湿,温热,黒尾舒悦地吐了口浊气。

       他黑亮的眸子紧紧盯着月岛,像是要不错过一丝反应。黒尾用手指描摹身下人肌理的痕迹,而月岛暴露在冰凉空气里的身体因血液加速流动迅速升温。带有粗茧的部位磨蹭到腰,月岛突然一弹弓起腰背,是敏感到了点。

       而不同于黒尾投出高温的视线,月岛自始闭眼——他死不面对现实——可能是因为他容易被触动,耻心要把他溶化了。

       黒尾做着,有点不满足。他想尽情地听月岛好听的声音,那样他会更卖力。

       人总是容易贪心的天性,特别当黒尾这种爱欺负喜欢的人恶劣个性爆发的时候,结果是很作孽的。对于黒尾来说,人不做,才会死。他长手一转就捞起床边装着巧克力盒的袋子——包装简洁不过看上去是好货,而实际甜不甜,价值如何就让月岛自己来试试看吧。

       所以他剥开了包装。

       死死阖上眼睑的人,嘴唇微张,可能在等他什么行动不是?

 

 

       月岛萤认为自己算是个冷静自律的人,床上也如此,没怎么发出羞人的呻吟声。可现实中他抓住床单的手要把整张垫的都掀翻一样大力。隆起的皱褶像蜘蛛网,曲折蜿蜒,他被困在中间。

       “……姆嗯?”

        月岛突然吱唔起来,口内被生硬顶入一颗花型的固体。

       黒尾挑了一颗被制作成玫瑰外形的巧克力塞进他嘴里。玩味地挂着笑,黒尾出声问了:“月仔,甜吗?喜不喜欢?”顺势身下配合强力一顶。

       “呃啊……啊…哈啊……”

       高品质的巧克力迅速在舌尖融化,丝滑柔顺,又甜蜜可口。黒尾总算得偿所愿,出了声,而对象也没骂他。

      月岛没了损人回击的力气,他真的本来不想吭气的。

      事实上,月岛萤喜欢甜品。虽然巧克力不是他最喜欢的一款,不过吃到美味的也会心里幸福起来——但不是这种场合下。月岛无法坦率地表达自己的想法。特别在面对黒尾,往往就无名火焰升一烧,肆无忌惮起来——那是在他知道黒尾喜欢他后了。

       一年都是沟通不顺,越来越不耐烦。

      不过现在是正在进行时态的性事,月岛脑袋乱成一锅滚粥。想精明地回避都没办法,更何况从最开始的那一秒起,自我设限就被踏碎了。现在分明是放纵的时间。

       他模模糊糊,觉得又热又舒服,好像说了什么不得了的话……

       “很甜,喜欢黑尾前辈的…呃…!……哈啊…啊……”

       “月仔你真是……嗯。喜欢就给你更多。”黒尾闷哼,撞击的频率更猛烈。他腰力不赖,月岛被冲出泪花来。

       睁眼迷糊瞧见,那人专注闪烁的眼眸如同上等黑曜石般深沉魔幻。

       然后黒尾含住巧克力伏下身子和他接吻,刺激特别强。温热的身体贴合,月岛的分身抵上黒尾腹肌磨蹭,弄得两人肚子都是滑腻的水迹。唇齿之间也吻得很黏,黒尾富有技巧地舔弄,月岛也学着回应反击。月岛想到别人和自己说过黒尾在之前交过好几个情人。当时没意外,他看上去就是那型,换得快。黒尾的确是。他习惯寻觅新的,脱身也快,感到不适合不是那一个人就会果断分手;他也乐于累积经验,毕竟要找到认定的那个人很难。

       而月岛截然不同,他谨慎,不想受伤。他的一次投入肯定包囊全心全意,这也是犹豫的原因。

       所以追求的攻势越强,抗拒得越厉害。他讨厌别人施加于身的压力。

       另一方面,黒尾刚开始也只是对月岛感兴趣。不过看到了一面就想看更多,一直至想到特殊的位置,独占所有人都未见过的月岛。他在一次告白后没有以前立即就放弃的念头,才惊觉、执念、已经扎根了。

       抛弃半吊子心态,黒尾跑了一年多才确确实实吻住眼前的人。

       不过不晚,给他们的未来时间很长,去描画,夜晚也很长,至少现在的一刻专注于彼此,专注于甜腻的亲吻就好。

       “哈啊……哈啊……”

       喘息声交错,不知不觉中月岛的手臂环上黒尾肩膀,手指叉入乌黑的头发揪紧,发质是刚硬的,有点刺手。黒尾吻过月岛下唇,继而到扬起高傲弧度的白颈,舌头打着圈,到锁骨可爱的小凹陷,和胸口粉红柔嫩的乳尖。热情不失温柔,用唇舌安抚,啧啧地吮吸。黒尾把发根被拉扯的力度当做鼓励信号,愈发觉得甜软。

       巧克力的余韵未散。黒尾想到下次,可以让月岛后面也吃吃看,巧克力——让内壁的高温把褐色糖果融化成粘稠的汁,言语上提醒他是多么火热紧致多么湿润可爱——那滋味一定一等燃情。

       月岛太甜了。

 

       黒尾额头涔出汗珠,滴下眉峰,底下是漆黑的眼瞳。

 

       深邃。

 

       深邃又浓情,像湿黏可怕的沼泽把人吸入。一道陷阱,捕获了所有过路的猎物,进入便逃不脱。挣扎是无用。

       月岛不由得弯腰吻住那粒水滴,吻上黒尾的眼。

       几乎是同时要把人激出眼泪一般烫热的浊液注入月岛体内,他无声哭了出来。

       为了改变。

       月岛萤放下他一贯带刺的傲慢武装,在黒尾面前被打开了。 

       他也释放出来,整个身子都瘫痪不行,人靠在洁白的床单上阵阵痉挛。

       黒尾把手撑在他身侧,要把人现在的样子烙印下。他抽身牵住月岛的手,感受到了指尖的颤动。

       黒尾笑了出来,把十指相扣,缝隙填得刚刚好。

 

       感谢这份相遇和交融——他们是适合彼此的。

 

       宇宙间恒星碰撞,激烈地消磨掉体表的岩石,吞噬对方的过程缓慢煎熬。可对于整个生命又只像是一瞬。倏尔,原先的星辰就消失了,逸散出一团绚烂无比的星云,时间静止便成永恒。

 

 

 

 

       “说起来,月仔你还帮我整理了房间呜呼——”

       “乱着这样!根本看不下去好不好!你还能忍,也算蛮厉害的!”

       “诶…并没有那么乱吧…?”

       “有。手机响了,你快去接。”

       “我听你的。”

       电话铃声响起,月岛脑子里又自动反映出后半段歌词来——

  Once bitten and twice shy
  I keep my distance but you still catch my eye
  Tell me, baby do you recognise me?
  Oh well, it's been a year it doesn't suprise me
  Mary christmas
  I wrapped it up and sent it
  With a note saying 'I love you' I meant it
  Now I know what a fool I've been
  But if you kissed me now
  I know you'd fool me again

      ......傻瓜黑尾铁朗,今天是情人节。


评论
热度(50)
< >
© 爽一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