爽一发

【黑月】兔化(未完)

打了半天还没肉是要被废话症和拖延症害死的节奏啊【【今天这么多算了……
手机版面问题重发一遍!😢




形容一个人会常开玩笑他像某种动物,这没什么大不了的,打趣罢了。
可如果有一天真的要以它为原型生活,那又如何呢?


月岛萤某天一觉醒来,发现自己变成了一只兔子。

那并不是一只传统意义上的毛茸茸的宠物,而更接近半兽形态——脑袋上长出了敏感的长耳,而脊椎延伸到尾部的地方也是,有一团俏皮的短尾存在。兔毛的柔顺度是上佳的,但是——为什么没人跟他说过兔子的敏感度也极佳呢?



他的同居人还没醒,睡姿不是很好,两个人睡得黏在了一起。

那人也不知道梦见了什么,愁眉苦脸的。

月岛才不管他做什么鬼噩梦,上下打量乱糟糟的刚硬黑发,并没有多出什么猫耳之类的非现实事物——就是说只有他一个人产生了变化,变成了像只家养宠物一样的怪模样。


……兔子,吗?


月岛有点好奇没有看到的部分有没有其他改变,他想去浴室照镜子,去好好观察一下自己。

于是黑尾压在月岛身上的重量就变得碍事了。

经常是这样的,胸口发闷喘不过气醒过来,结果起床连动都动不了。黑尾长手长脚整个巴着另一人光裸的肢体,结实的手臂牢牢箍住月岛的腰,手掌搭在耸起的臀部……

——可恶,手还不安分…!

以最令恋人舒服的力度揉捏Q弹的臀瓣,那也是月岛身上唯一肉感突出的部分,要不是黑尾是睡着的状态,肯定也很享受。


他的指尖无法避免地触到了尾巴绒毛。


“……咿…!”

月岛浑身打起激灵兔耳竖起,抖了一抖尾巴。

……原来兔子尾巴上神经分布那么密集吗?!月岛心里忿忿想着,又学到了一些不必要的知识。


随着黑尾睡梦中无意识动作的变本加厉,月岛实在忍无可忍。于是他伸出手用力捏紧了黑尾的鼻子。

“…唔…唔唔!…哈啊……啊…要死了!”

“黑尾前辈,你又在装睡?” 月岛盯着黑尾清明的眼珠,明了这人肯定是发觉自己醒了就开始赖床。

而黑尾连连咳嗽,鼻头通红。

他可怜兮兮地辩解道:“这次跟你一起醒的,相信我……月仔…别说这个对了对了,我刚才好像摸到了兔子的毛、嗯?……诶!!月仔你、你的耳朵?!”

月岛嫌他聒噪,皱了皱眉。

看到本人都没有那么夸张的反应,黑尾默默收敛了一点。他用手在嘴边摆出拉拉链的动作,表示洗耳恭听不敢插嘴了的意思。

不过,月岛也没怎么弄清楚现状,所以解释不出来。


“……我醒过来就这样了。”

“挺好的。”

“一点都不好。”

“……”可是我看你没有不适应啊?


黑尾半天没把真心话哽出口,瞧着兔耳乖巧温顺,可搭配的主人是真的会咬人。即使黑尾不怕被咬,可万一月岛怒火一冲踹他下床岂不是不能和难得的兔子美人共枕了吗?!

一切妨碍他顺利谈恋爱的作死因素都要杜绝。 黑尾坐起身,神情异常严肃,开始和月岛讨论起要解决的问题——


“首先,重要的是:啊!!月仔你不用穿内裤了吧!或者可以穿我上次买回来的双T啊啊啊啊啊——!哈!雷!路!呀!”


……一出口还是不着调的妄想居多。

月岛嫌恶地站起身就要走开,被抓住手腕硬生生拖了回来。

“别走啊。”带到怀中圈住,黑尾在他的颈窝蹭蹭,道歉:“开玩笑的,你笑一笑嘛。不要着急,我们一起想解决办法。如果万一怎么都变不回来……”

停顿了片刻,黑尾想到什么倏尔爽朗地笑了出来。他在月岛耳边暧昧地吹气。耳尖气旋溜溜打转,像有小虫在爬一般微痒——

黑尾接着说:“……我养你一辈子。”

一辈子说得太动听,温暖的怀抱也很可靠,心与心贴近,跳动的速度加快了。



可惜。

事与愿违。

“我不要。”月岛冷冷回答,“解决不了上医院,你查一下门诊挂科在哪个下面,预约好我们就去。”

“……月仔!”

“我也是开玩笑,你不笑吗?”月岛一脸你看现在你还觉得你的笑话好笑吗的嘲讽表情。



黑尾觉得他的心,拔凉拔凉的。









“有时候真的怀疑,月仔你到底还爱不爱我了。”

黑尾闷闷地趴在餐桌上,饥肠辘辘地等着新鲜出炉的早饭。他垂丧着头,埋下脑袋,眼神粘着月岛的背影四转。月仔长了一只小尾巴,所以不能完全穿上长裤,裤腰拉得特别低,几乎可以看到臀沟了——黑尾要把眼珠子都瞪出来一般伸长眼偷瞄。

“黑尾前辈,没有的事。”

月岛解开围裙,转身端上餐盘。他对上黑尾漆黑的双目,说道——

“我是那么爱你——除了脑神经不正经的部分和根本没营养的妄想,相信我,把那些组成你99%的成分去除了,我还是爱过你的。”

“哦,那就好。”

黑尾无所谓地嗯嗯,顺手捞过月岛的脖子就给他不饶人的嘴唇一个亲密的吻。

兔耳软软地垂下来,而耳内侧的血丝因为发热充血清晰可见,弯弯道道蔓延开。 月岛轻声喘息,声音像上佳的蜂蜜一样又黏又甜。

“哈啊……”

黑尾要不够似的吻过后,满意地用指腹擦擦被润湿的唇瓣。


“兔子不是三瓣嘴吗?”

“我才不是兔子。”

“好啦,你不是兔子,也没说你是。不过……小白兔真是,太可爱了!”

“……”

“可爱得不行,好想抱抱它呢。”


凑近耳语,黑尾重点强调了抱的单词,手也不知不觉环上了月岛的腰肢。

月岛警告道:“不要乱来…!”

“乱来……?什么样子的?我不懂——月仔这么聪明,不如教教我。”黑尾嗤笑,握上垂涎已久的兔尾巴。他说:“月仔,教我乱来吧。”


“……啊!痛!”


黑尾猛然收到一记超强力的脑嘣,脑门都红透了。

“肚子饿了吃你的早饭去。”

月岛帮他揉揉痛处,吹了口气说道:“你不是说要养我吗?吃饭上班努力赚钱吧,黑尾前辈。”


“……月仔,我心刺痛。”


“我只弹了你的脑门——啊,可能是黑尾前辈,你的思考回路终于错乱,引发了并发症吧?妄想癌晚期,没救了真可怜。”

“……”


兔子绝对不是一个好欺负的物种!

黑尾再一次深刻地回顾了他人生中的大道理——月岛的道理就是真理。即使他现在就是一只兔子。







勤勤恳恳上班去。

不是顺路,黑尾跑到书店买了那边所有和兔子相关的畅销书籍,在车座上堆了一座小山。当然这里面还包括成人向的“参考书”,不过那本肯定不能带回家,看完送给哪位幸运的路人好了。

黑尾一个人靠在主驾驶椅背上,跷着腿等红绿灯。

无聊地一本本翻开——

“我看看……这什么。唔啊——这个玩法还真厉害,记一下。咳咳,好像有点不对。看其它书吧……嗯?《大灰狼和七只小白兔》?!”

“什么童话乱炖?!可恶,拿错了。下一本!……《不可以错过的全世界最美兔子罗列》——现在卖书也太容易了吧!不过……哼,哪有我家月仔可爱——这本没用,看下一本吧。”

长长的手指飞速地检阅每本内容,嘴里不停叽叽喳喳评判。

“看!书!好!累!……算了,直接看书腰吧。”

黑尾翻了四五本开始不耐烦,没想到自己为什么一股脑要买那么多本书,径自查看书目,指着书堆往下点数,一直到最下面那一本——

“找到了!《兔子饲养指南》!”

啧了一声,竟然是最后一本。黑尾舔舔嘴唇,细致地把书抽了出来。书堆摇晃了下,成功没倒。

捧在宽大的手心,书本装帧精美,很吸引人,怪不得销售量高,配了相当多数量让人心萌动的圆滚滚兔子照片——不过在黑尾眼里不是重点,他心里早已经装满一个人了,其他容不下……虽然现在变成了兔子。

“图片太多,虚虚虚!能不能把句子讲清楚一点、啊?”

可怜黑尾的脑容量,官方智力3点的设定,让他同时无法欣赏图片和铅字,凭空生出气恼。

看来看去,这本也并不偏向工具书。黑尾挠挠脑袋,重新检查了小山堆里书腰没标明名字的书目,结果发现下一本就可以用得上。

然而还没仔细察看,信号灯的读秒已经开始倒数了。

默念“倒霉。”

黑尾扯松领带,踩下了油门。随着嘶哑的大喘气轰响,汽车向前发动。







月岛被留在家里,一个人。

他感到无聊而不是轻松,平时如果碰上休假,黑尾会尽量把时间都空出来陪他。今天是个意外,月岛必须得请假了。理由是瞎编的过敏,为了能灵活掌握这个不确定的期限,可不好说感冒之类的,有人来探视就麻烦了。

而大麻烦现在出门,在外面履行一名社畜的职责。

实在是闷着难受,还不能随便去家外面。房间显得格外空荡寂寥,空气也令人窒息,还无事可干,都要无趣地玩自己尾巴了——月岛此时奇妙地体会到了一只宠物的憋屈感。他下定决心绝对不养宠物。

造孽。

看上去一本正经、智力加点、室内派的月岛其实是室外派——不过智力满点是真的。他喜欢体育和锻炼,不喜欢上网和游戏。高中时期曾参加过排球部,也拼命努力进入了全国大赛,现在仍旧坚持。

两个人在一起,会去公园长跑,做些运动健身,打打排球。拜良好的生活习惯所赐,黑尾工作了体格也很好,脱衣有肉。而月岛毕业了更倾向做一名自由工作者,上班时间自己控制。

世事无常。

懒散的学长在朝五晚九上班,规规矩矩的好学生反而不坐办公室。

谁能料到这一天呢?
知道会交往同居的事,知道自己未来的发展方向,知道……有一天你甚至会变成一只兔子。

没错,该死的兔子。

月岛狠心揪了揪自己身上多出的部位,有切实的疼痛感。

肉痛脑袋痛——现实调皮又不可爱,和黑尾铁朗一模一样。月岛在充满两人气味的小屋里打转,站在玄关良久,又转身走至浴室镜子前打量自己长出兔耳兔尾的样子。

小尾巴没意识和不抚摸的时候很安静,不会动,但是长耳移动频繁,诚实显示主人心情好恶。

“🎵———🎵———🎶🎶”

电话铃声响起,异常明晰,把听力灵敏的兔子吓了一大跳。

声音像响雷炸响在耳旁一般剧烈。

月岛强撑着赶紧接了电话,把音量调整到最小才靠近听筒。



“月仔?在家吧。”

“我在。”

“寂寞了吗?”



月岛愣神,本来顺嘴的反驳一时片刻想不到词句去填充。什么都说不出口。



“…兔子粘人,还容易抑郁——书上写的,需要主人多陪陪它,抚摸它。”

“…谁是主人啊!”

“我好担心月仔一个人在家。”

“谢、谢。”

“万一月仔发情了怎么办?!怎么都不想错过!……商量一下,等我回来再……”

“黑尾前辈,你想多了。没什么重要的事我就挂电话。”月岛唰地暴起青筋,口气不善。

“好吧……正事是——对了床头柜右数第三个抽屉有玩具,萝卜形状的,忍不了你可以自己先……”

“再见。”月岛毫不留恋地挂断了电话。



黑尾默默从茶水间溜回了办公桌,对着密密麻麻要处理的文件叹气。

……还有八个小时才能回去啊。这让人怎么熬得住呢?




—TBC

评论
热度(33)
< >
© 爽一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