爽一发

『まゆみこ』冬の予感

是【求助】被弟弟桑告白了_(.з」)_非论坛体4.5番外、时间线在4之前




“哈啊。”
御子柴刚才结束了RS公司的跨年live,也是他昨年最后一场工作,和Staff互相道“辛苦了。”之后,后台略高的空气憋得人有些发闷,于是他悄悄溜出后门,想透口气。
鼻尖微微发红,御子柴用食指蹭了蹭,两手合拢互相摩擦接着呼出一口白雾。

“新年快乐。”
“啊!”

御子柴被吓得叫了出来。
回头瞧是一张熟悉的淡漠的脸望向他,如冬日空气微凉的温度。看上去冷冰冰的这个人没什么特别的,除了是比较受欢迎的新人舞台剧演员以外,对其他人这个时刻看到他来说没什么特别的。
不过当然,御子柴不包括在其他人里列,对他而言在和眼前这个人共演加被他告白之后一切就不一样了。
明明在一个星期之前,所有的日常还是普通的颜色,而现在,体内浑身的血液仿佛一瞬间逆流到大脑中一般,冲破了什么枷锁脑袋一片混沌。御子柴指尖发麻,眼眶也有点微红发热。他结结巴巴问道——

“真真真真真由!你、你怎么在这里?啊—————!!!”

真由被声音刺激皱了皱眉,径直上去捂住他的嘴。
“小声点,你偷溜出来,会被发现。”真由低下头,凑近御子柴耳边小声说。他的手指温度并不高,而说话呼出的热气对于御子柴却烫得吓人。
“唔唔唔!嗯嗯!!”
御子柴连忙点头,挣扎着扳开真由的手腕,接着跳到了墙边。他站定后,要大叫又想起什么来般一下咽了下去,一张脸都憋红了才细细发出声音——
“你怎么来了?”
“迟了点,去新年参拜吗?”
“啊?”
真由又重复了一遍:“你做跨年live错过了撞钟,也不能0点去参拜。最后一天也都是工作。辛苦了。现在时间晚了些,但是人也少不容易被认出来。”

“我想带你去神社参拜,实琴哥。”

后门外微弱的白色路灯投下,微微的粉尘在空气中漂浮着,像晶莹的小星,而真由黝黑发亮的双瞳里映满了御子柴实琴,如星空般稠密的夜幕的颜色为背景,中间是他闪闪发亮的宝石。
御子柴发呆状,半梦半醒间他不死心又问了一句:“为什么啊?”

真由抿了抿唇:“因为我新年第一个想见到你,和你过。”


御子柴在这一刻觉得自己完了完了。
真的完了。





——————————————






跨年live后还有忘年酒会,御子柴默默发了条短信说自己有事先走就关了机。他没看见自己经纪人打趣回复道——“DA☆TE?”
就算事实是约会他也不会承认的,更何况这还不算,朋友间也可以一起去做新年参拜。
是的,即使这个朋友的意义仅包含了御子柴单方面的友情,那也还是朋友。


“走吧。”
御子柴推掉应酬后浑身轻松了不少——他实在不能适应人多的场合——而压力不见了人也畅快许多,不自觉就噗嗤笑了出来。
真由颌首,一言不发走在他身边。
再后来,御子柴觉察到真由没带围巾,细细回想他的手指也很冰冷。不知真由在外等了多长时间,问他也不会说吧……真由真的不怎么会照顾自己。
御子柴:“…等一下!”
真由:“?”
匆匆解开自己的围巾,御子柴拿着就往真由脖子上缠去。
一圈一圈,围绕着,把体温给他了。
真由直愣愣木在那里盯着御子柴,气氛有些尴尬。
为了让自己自在些,御子柴边系围巾边开了口:“我没想到你刚才会说那么多话。”他絮絮叨叨的,“你平时看上去很懒,字都不会写……我…”

“那是没有必要。”真由打断盯着他,“不过实琴哥对我不一样,是必要的。”

——哈哈,必要。
御子柴猛地把围巾系紧打了个死结,真由干咳起来。

“抱歉、抱歉。”

脸色发烧又搞砸了事,御子柴急急忙忙解松围巾,碰到了真由脖子部分的皮肤,一下子触了电哇地大喊又跳了开。
真由沉默不语,走进贴着墙壁炸毛的御子柴。
“干嘛?!你别别过来啊!别——!我说…啊!”御子柴渐渐慌了手脚,等真由投下的影子完全覆盖上他后,任命地闭上了眼睛。

……半天什么都没发生。

御子柴小心翼翼睁眼,看见真由放大的脸,黑色的眼睫毛一根一根都能数清楚。
然后,真由把长围巾绕在他们两人脖子上。

“有点冷,走吧。”

他牵起御子柴体温偏高的左手,带着灵魂出窍的一具颇为英俊的躯壳漫步在少人的静寂街道上。实琴哥的手掌,很温暖。
在御子柴没看见的地方,真由嘴角弧度上升了1度。





——————————————






“喂!看那边!”
“不会吧?!”
“好帅,好像哪里见过…”
“是……!啊啊啊!!”

走到神社附近的时候,周围的人群有些骚动了。真由预估错误人们的热情程度,神社所处的方位热潮并未散去。

“过去不好吧?”
“别管那多!以后还有机会吗?!”
“你不去我去了!”
“喂!等等我——!!”

“你好,请问……?”御子柴和真由面前被女孩子的墙壁围住,“是MIKOSHIBA和MAYU酱吗?可不可以和我们签名合照!呀啊——!”少女们凑近了更是爆发出尖叫声来。

“当然了小羊羔们,你们美丽的身影就像初冬的雪一般纯净可爱,而我的体温会将你们融化……可爱是不会停留的,只有今夜,让我浅尝你的心……不介意的话(心)~”

“呀啊~~~带~我~走~吧~~MIKOSHIBA大人~~~”

又一波高音量的尖叫声爆发开。而真由感受到,御子柴话说的越多,拽住自己衣角的手抖的就越剧烈——这人快装不下去了。
他的心情好好,差点要笑出声。
不过,还是先解决眼下的问题为先。

“偷偷告诉你们一件事,RS公司的王子殿下也在这里。”旁边一直静默的真由终于说话了。

“诶?你是说——”
“KASHIMAYU————?!咿啊——!”

对着少女捧心状的人墙,真由毫无罪恶感地点了点头。他随手一指,“刚才那边,就快离开…”
女孩子们扭扭捏捏推挤着,最后还是放弃了矜持,被最上等的诱饵吸引,她们像雀跃的小鸽子一般迅速飞散了去真由指向的方向。黑发的青年捏捏御子柴掌心,“好了。”
御子柴还僵在原地,一动不动。
“再不走就走不了了。”
真由皱眉,玻璃珠般透明的眼中,人物静止。

“实琴哥,再不动我抱你。”背后人群骚动越来越大,刚才那是先头部队主力还在后面,真由无可奈何,因为,他们再不动就会被困在人堆里成为明日头条了。
好麻烦。
真由叹了口气,拦腰扛起御子柴实琴狂速奔跑,接下来呼啦啦的人堆炸了锅,蹿挤着团团涌动了上来。

“是演员——!好幸运———!!”
“谁啊?!”
“听说是KASHIMA和MAKOSHIBA结束了跨年live来参拜啊啊啊!!啊啊啊我的王子殿下!”
“在哪里——?!在哪里?!!”
“那里吧!快!我刚才看见了!!”

谣言越穿越离谱,也不知是谁在起哄,不自然的热流就冲坏了脑袋。可能是第一天的效应,每个人都是亢奋的。
不过最后谁都没有找到那两名“演员”。





而在巷道拐弯处,偏僻的墙角,站着额上渗出薄汗的男人。
“人还没走,再等一下。”他抱着另外一人悄悄说。棉质的围巾把两人的脸都裹住了,急促的喘息都交错在一起,潮湿又情热,御子柴和真由鼻尖擦着鼻尖,整个人都乱了。
心跳的声音在耳边如擂鼓般咚咚作响,太大声了,他好害怕被真由听到。

——快停下来啊!!求你了!

这么催促着自己却完全没有作用,御子柴只觉得热度一点一点攀升,他要被煮熟了。十根指头的指尖都在抽痛,血管中滚动着的血液要烧着了,而他的冷静被烧得一干二尽,什么都没留下。
好痛、好痛、好痛。
心好痛。
不自觉眼眶都泛出热意,御子柴抓着真由越抓越紧,快要呼吸不过来。

“怎么了吗?”

真由被杂乱的灼热气息给撩拨了,他嘴唇离着实琴的只有1cm。太近了,他忍不住胡思乱想,比如说亲下去,再顺着啃他光滑线条美好的脖颈,到被衣服包裹住的体内变热。麻烦了,真由脑子开始沸腾起来。
他的气息钻入御子柴实琴的耳蜗——“别露出这样没有防备的表情。”
围巾内的空间里都是真由的气味,御子柴哆嗦着咬住了嘴唇。真由伸出舌头舔了舔他的下颌,对方浑身激得一颤。
暗色沉入了眼池里,真由吻住了实琴。
“唔嗯…”御子柴以为刚才心脏的疼痛已经到了极限,可现在却更胜一筹,而心底又有涓涓的甘甜细流淌出来,暖意充斥了快要爆炸的胸膛。真由的额头蹭上他,薄薄的汗液粘过来。而黑色的刘海也是被汗湿了,一绺绺散在额前。
这是御子柴在阖上眼睑前看到的最后画面,真由一脸认真,挺直的鼻梁和他打磨,像猫咪般喉咙间发出细细的呼噜声。

完了完了,真的完了。
御子柴这下不得不承认,他恋爱了。





—TBC

评论(2)
热度(60)
< >
© 爽一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