爽一发

【牛及】Is this love(4)

前文指路:1-3

大王说,不约,我们不约。



Chapter 4






及川公寓的门前站着一名男子。从背后望过去,一刺猬头显得扎眼了些,然而,男子气息平稳,背梁挺直,看上去,似乎——似乎是个可靠的人。
不过随着时间拖长,他将拳头握紧了。
接下来咚咚咚咚,如擂鼓般急促且有力地,及川公寓的门板被撞击,发出阵阵痛苦的哀鸣声。
“小岩岩岩岩岩——?!我马上就来!马上就开门!!”活泼的男声从门后传来。
被叫做小岩,全名岩泉一的男子怒气冲冲道——
“及川,你最好跟我一分钟之内出来,否则——六十、五十、三十、十五……”
“啊啊啊啊啊啊啊——等一下!这倒数犯规了吧!!”
“十,九,八,七……”
“我脑袋好疼,昨晚喝醉了,小岩…呜…”
“——六五四三……”
“我错了!不应该忘记约定的时间,可——现在还早不是吗?!离和供应商的洽谈余下的时间要多少有多少啊!!用不着那么早起吧…!”
“二…二点五,二点四,二点三,二点二……”
“呼——还是那个小岩,真好,安心了。”
“…你废话那么多是已经一切准备好可以马上出门才这么悠闲的吗?”岩泉的面目,现在黑得似乎离鬼神也只差一线之隔了。
而就在火山即将爆发的边缘,门悄悄的打开了。
那一下把岩泉要发的火都推了回去。
及川摸着后脑,装傻笑道,“嘿嘿,早上好啊,小岩。”
“早上好——我看是你很好是吧?”岩泉白了他一眼,讽刺道,“白痴脑子还疼吗?”
“不不、不,不疼了!”及川立马装乖。

从小到大都这样,作为青梅竹马的挚友,两人的交往模式通常就跟严厉刻板的老师跟老被老师训斥的学生差不多(或许这里要备注上及川更像熊得没边没际的小学生一些)。岩泉一严谨,及川随性。
而在日常中这份严谨恰到好处地规制着随性的一举一动,及川不知疲惫的探索心又给岩泉带去一份活力。他们便稳定地共存了这么多年,结成了一对欢喜冤家。

“咳咳。”及川假咳两声,紧了紧衣领,“我们可以出发了。”
“见鬼,你那条围巾是什么?”岩泉扯着及川的棉围下摆就喊道,“看了就觉得热,热死了,现在是什么季节?你能不能长点脑子?”
“啊——别扯!别、那么用力!”及川攥着自己的围巾和岩泉的手劲拔河,哀嚎道,“你要勒死我了,小岩!我没气了——”
“你是不是创口贴又用完了,啊?万人迷及川?”岩泉暗暗使劲,握着围巾两边往下拉,“你知不知道现在什么时候!还每天找人消遣?你看看你现在的样子,早上睡过头,打电话也不接,我从车站跑过来你这里,现在你跟我哭宿醉头痛、还围着围巾?”
“不——我!”及川大声辩驳,“这次真的不是故意的!对不起!!”
“……”岩泉松开手的时候,及川一下脱力站不稳,摔了个趔趄。
“别让我下次再听说你带女人回家,及川。”岩泉警告他,“以前的算了,下不为例。”
及川抿了抿嘴,想说,哎哟,不——小岩昨晚我带回家的是个男的——可怎么感觉这话真说出来,味道奇怪?最后辩词从喉咙口滚回了肚子里。
“我知道了。”及川喃喃道,跟听话的小鹿一样眨了眨眼睛。
“其实我不担心你,可是,你给自己放假的时间也差不多了。”岩泉顿了顿,露出了凌厉的眼神,“其实你自己心里也清楚。”
“嗯。”及川弯唇笑笑,“我都清楚。”


“所以你灵感都收集得怎么样了,大厨?”岩泉开着货车,向副驾驶座的人询问道,用鼻子哼笑,“你这家伙,还自诩为艺术家,要从爱情中挖掘出全新的主意——结果找到了没。”
“啊,不知道算不算。”及川眼神有些茫然,“不过新菜单接近完成了。”
“行。对了,你围巾下面到底怎么回事?齿印。”岩泉说道及川的脖子皱起了眉,不经意又往那瞟了一眼,咧开嘴,“这回你上了头牛还是被牛上了啊。”
及川眼皮抽搐了一下,不回答。
岩泉也不问了,他自言自语道:“越是想不到的地方人越会跌跟头的。”
及川思路转了转,以为他在讲自己辞职的事。
两个月多月以前,那么久远了,及川他摔了重重一跤,他以为自己快忘记,不过一点小事也能提醒他记起来,或许他不如想象中的那么豁达——所以对于小岩的这句话及川不置可否。
人生下一日、下一个小时、下一分钟、下一秒发生什么,都是难以预料的。
货车滚着轮胎慢慢驶出城外,及川闭上眼睛,装作补眠,气息均匀而绵长地呼吸着。岩泉从后视镜中看到这小子,觉得又爱又恨。
有时候及川能把一下人气得牙痒痒,可有时候,一见到他的脸,怒气又全撒不出来了——一个顽皮的大孩子,他什么时候才能不那么让人操心呢?岩泉不言语,静静开车。


及川最后还是睡着了。他昨晚闹得太欢,这段时间又缺乏锻炼,以至于这回疲劳感来得很沉重粘滞。


“小岩,你不用为我这样的!”
“谁为你?哈,自作多情。”
“可是——你央求家里关掉了一直以来经营的蛋糕店,还要改装成西餐厅…”
“那是商业上的决策。现在蛋糕店太多了,我们家做不出什么新意所以打算转型,才不是因为你刚好因为事故辞职,也不是因为你刚好想自己当主厨——及川彻,我告诉你,现在缺工作的大厨不止你一个。”
“小岩,我…知道了。”
“——但是我认定的主厨只有你。”
及川看见一双坚定的眼神,那是友人投向自己的。


“…小岩……也说得太狠了……”
“啊?”
岩泉看着眼前睡晕在副驾驶座,边吧唧嘴边埋怨自己的好友愣了愣,为什么?及川在梦里又惹了什么祸?——哦真是见鬼!他怎么总觉得他在惹祸!
“到目的地下车了。”岩泉摇醒了及川。
“哈啊……”及川揉着惺忪的睡眼,问道:“怎么小岩看我的眼神有点奇怪…?我还在做梦吗——啊…唔嗯…”
“…我在想,上次国见跟我说,是我对你太宽容,惯坏了你,还真没错。”
“哈啊?!”及川瞪大双眼,“小岩什么时候对我温柔过了——啊!疼!”
岩泉盯着他被弹了脑嘣红红的脑门,淡定地说到——“你真应该找人好好管教一下了。”




及川回到家,首先做的是扯下脖间的围巾,那让他觉得自己一整天都是带着腮在艰难呼吸的鱼——快闷死他了。
“咚咚。”
“谁啊——小岩!直接进来,门没锁。”及川瘫倒在自己长沙发上,头也不抬地喊道,气只进不出。
他听到有人进屋的脚步声,很沉,是个男人。
这时心里冒出了不祥的预感。
“小岩是谁?”牛岛挤了挤眉头问道——不,忘了还有这个人了!及川捂住自己脑门撞沙发。

快整理一下思绪——
及川精明的头脑飞速运转——牛岛,牛岛,我以后不用去他家了,也答应过小岩以后少约炮,那样……
可是昨晚为了先赶牛岛回去,他说了那种话!那就——要转移话题,绕过去,绝对要!
——我要让牛岛忘记昨夜的约定!

下定了决心,及川回话了,“抱歉,我认错了人,你敲门前应该先说句话的。”
“嗯。”牛岛不反驳。
“所以现在再来一遍吧——从进门开始!”及川从沙发上探出了头,对着牛岛的眼神指了指玄关。“你先说你是谁再进来。”
“那没意义。”牛岛不理会,走到他身边,“你知道我是牛岛若利。”
哦我知道你是不好说服的牛岛若利——及川内心狠狠吐槽,自然也没摆好脸色给他看。

“你脸色不好,生病了?”
“别咒我。”

“可能你不知道自己生病了。”牛岛还是严肃地皱眉,用指尖碰了碰及川额头。“看上去很红,可是不烫。你一般体温会偏低吗?”
“我体温偏高,现在也正常地不得了。”及川翻了个身,背面朝他,“就是很累了…哈啊——我想好好休息一下,小牛若,你明天再来吧。”
“明天就可以吗?”
及川心一跳,维持表面镇定,答道:“明天你可以过来喝点茶,或者尝尝我新制的料理什么的,那些我很欢迎。”

“可以做爱吗?”
“什么?!”
“明天就可以和你做爱吗?”
“……!!”及川被这直白的约炮给炸昏了头,半天脑子都是眩晕的。

刚才给的暗示都那么明显了,你是读不懂别人的话?这才是真正的ky吧?!还有,会有人在这个时候把做爱的请求问出口吗?!会吗?!没看出来这家伙脑子里原来装的都是混凝土啊!!

及川眼皮一阵一阵地跳,无语极了。他摇摇头,“不行。”
牛岛追问道:“那什么时候可以?”
“你就不行,就是你不行。”及川不耐烦地回瞪他,“我说的很清楚了,做客、吃饭、朋友可以,上床不行,你懂我的意思?”
牛岛沉默了一会,开口说:“那别人就可以,比如那个——小岩?或者是其他的女孩子?”
及川懒得去辩解,小岩是个男的,他不想和他打炮。事实上,他光想到需要脱口解释这点浑身就起鸡皮疙瘩了。
牛岛俯身,卡着及川的下颚抵了上去。
他幽深的黑褐色眼珠直直望向及川的眼,隔得极近,那虹膜的组织花纹都清晰可见,紧密地排列着,十分瑰丽,又令人心里发寒。
“你不喜欢我?”牛岛和他鼻尖相挤,说话的热气吐在及川脸上。
及川身体内部涌起了一股酥麻的快感,那让他指尖微微发麻,舌头也发干——以至于他突然沉默了,这把对峙的气氛绷得更紧。
“……”
“……”牛岛也不说话,细细盯着他的脸。
“及川…我想吻你。”牛岛停顿了半晌,说道。他的手指从捏着及川的脸颊,转移到了嘴唇边,用粗糙的大拇指指腹磨蹭着边缘。那令及川心怦怦直跳。
然后及川没有拒绝,他总是跟着感觉走的——跟着他身体的信号。
即使再怎么用理智分析,人有时候也不懂自己真正的想法,及川就想,那就随着感觉去吧。
他是个偏于感性的人。
而事实上,自从牛岛出现后,及川就没法不去在意他。
在面对牛岛的时候,情绪总是容易混乱,他努力让自己装得轻松,可牛岛总是很容易影响他的决定——比如说他原先不想给他一个吻的,现在他主动吻了他。
那是很美妙的体会——及川感觉到背脊有狂乱的电流窜过,那令他颤抖,又愉悦。牛岛不是很擅长接吻,至少比不上他,可是他的吻充满了狂风暴雨般的欲望,那直白又赤裸的,极大点燃了及川兴奋的火花。
及川捧着他的脸,手指按在牛岛的眼皮上,那里充满生命力的弹跳和温暖。他们吮吸着对方的唇瓣,用舌头去侵略,用牙齿去啃咬,兽性肆意奔腾,是个浓烈的深吻。
及川轻轻咬着牛岛的下唇,睁开眼睛,小心地眯起来,眼角笑弯。牛岛看见那里面被湿润的水雾沾湿了,非常的亮。


“等一下。”
“?”
“我去先洗个澡。”

及川说着,默默移开面对面的视线。





——TBC

评论(2)
热度(57)
< >
© 爽一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