爽一发

【一期鹤】Sealed with a kiss 以吻封缄

鸡血上头,双目泣血。没有填坑,我只想说一期鹤大法好。打得太苏,根本不忍回头看【化灰




一个吻,可以代表什么?

开始的,结束的,甜蜜的,离别的,日常的,有特殊含义的,任何亲吻,千百种体验,就如同人不能两次踏入相同的河流,不同的吻尝不出相同的滋味,就算只是下一秒,也有变化。



一期一振,他在发生这些事之前,真要说起来,根本没预料到自己将会与鹤丸国永凑在一起。鹤丸国永是什么人?隔壁高三B组的山大王,如同众星揽月般即吸人眼球又大受欢迎的人行自走大规模杀伤武器。而那杀伤力,又主要体现在他脑坑赛黑洞,鬼神莫测,扑朔迷离的恶作剧点子还有极高的执行力上。
他的累累案纪,一期一振早已听闻过,而且听多了,不如说如雷贯耳。譬如,有人说,鹤丸眼睛一放闪光就得有事件发生,可,你看他亮金色的眸子,阳光下总是折着光的,就像两颗亮度不那么够的小太阳,老远就晃人眼球。然后又有人在说完这点后提道,近处瞧鹤丸眼睫毛像小刷子一样,白白细细的——怎么会有人睫毛那么浓那么长呢?好看极了。
看到这里你没猜错,是的,鹤丸国永本人的颜值也同样具备超凡的杀伤力。
而且比起贪玩性子引发的风波破坏力,只高不低了。


咳,言归正传。要来的你挡不住。

一期一振眼角瞄到KTV包厢里的其他人都还处于热火朝天,嗨翻了的状态,没人注意到在这个房间一侧、灯光不满的小角落里,K歌欢送会活动的发起人,鹤丸国永,正压在他身上浅浅地呼吸着。近距离观察,他的眉毛和眼睫毛果然如同传闻般的,色素很浅。真是一个漂亮的人,一期一振不忍心想到,呃,可对方的精神状态好像有些迷迷糊糊的。
“……”鹤丸脑袋小鸡啄米般歪了歪,一下急速地倾倒,差点撞在一期一振的脑门上。一期一振连忙扶住他的肩膀试图摆正,移到安全的位置睡一觉,或者,吹吹风清醒一番。
鹤丸细眯起眼,舔了舔自己的嘴唇。
一期一振瞬间感受到一抹柔软的触感擦过自己的唇角,他迅速感受到身体内部小小的火种被点燃,在那仅仅一秒的时间里,快要把全身血液都从里到外烧干了。
完了完了,千万别脸红,千万别想多。
反复在心里念叨这几句,一期一振轻轻吐了口气,平复过来。


眼前的青年这般老神不在,多半怕是要归功于他自己带来的未知饮料。
今日是高三考生在考前的一次难得的放松聚会,包厢订了最大,几个班都聚在一起,多是朋友和朋友的朋友,平时在年纪里脸熟的人差不多都在,一期一振作为A组的班长自然也推脱不过过来了。气氛被隔壁班恶作剧大王炒热后,那家伙从包里兴致勃勃地掏出一瓶神秘饮料,装在一看就不和内容物匹配的大号玻璃汽水瓶里,一摇就泛起白色细密的泡沫。
“……未成年人不能喝酒的哦。”
“这不是酒,是酿的果汁!”
“果汁啊,那就行吧。”
“不,等等。不会是你,自己,亲手制作的果汁吧。”
“是……啊,不、当然不会是自制啊!”鹤丸差点说跑了嘴,勾勾嘴角,噙满天真无辜的笑意,他继而道,“这里面的成分可都是可靠的,我拿纯金的人品担保。”
熟悉鹤丸无伤大雅坑蒙拐骗行为模式的家伙一阵淡淡的蛋疼感,呵呵,纯金,课金的人品也经不起你能吃。

尽管鹤丸拍胸脯保证,信任他永远在充值道路上的节操值的人也不多。接着,一期一振只见他勇敢地自倒满杯,一口气喝干。没什么特别大的反应。大家也就半信半疑地都跟着喝了。不知名的饮料储量充足,貌似也入口滋味也不错?总之,一期一振没见着人喝了后吐出来的,就这样吧,都能接受。然而不一会儿,诡异的热度在包厢里渐渐升起。
等角落里一期一振察觉到走向趋近于混乱时,来不及了,罪魁祸首正巧找上他这条漏网之鱼跟前来。
鹤丸的眼神散发出令人心底一沉、丝丝不妙的气息。
被盯上的一刻,喉咙似乎被无形的手扼住了。周围空气显得有些粘滞。一期一振凝视着鹤丸国永,被盯的人迟疑顿了顿,抓住那精神恍惚的空档,成功按住了那装了不明液体的杯子。

……呼。

一期一振还彬彬有礼地,扶过鹤丸让其靠着自己坐下。
……不能喝不能碰,这果汁里肯定掺了毒!

默默笃定如此。一期一振一根根掰开鹤丸国永捏得死紧的爪子,好不容易放好纸杯,手指又被抓在手心里不松开。一期一振半放弃让鹤丸攥着他的手。
唉,力度不痛,就由他去吧。顶多走动不方便了。
况且这个情况,也没有移动的必要。
身侧传来衣服布料摩擦的声音,鹤丸不安分地把手臂搭在一期一振耳边,撑着墙壁——话说这算是被“壁咚”了吗。一期一振没把“醉鬼”当回事,不在乎的吐槽潜力点全开,心底自我调侃着如今处境——罢了,好歹也算“第一次”的初体验呢。
“……哼嗯。”初体验的对象半朦胧间,对着他扬起嘴角,一期一振心跳停了一拍,强烈鼓动起来。余光瞟向青年身后的背景墙,没人看向这边。一期一振紧张地吞咽了一口唾沫,鹤丸靠这么近了想干什么?他真心猜不出来。
他们……不熟吧。
稍长的柔软发丝从鹤丸脖间垂下,落在眼前,挠得心底发痒。一期一振联想到鸟类的羽毛,比如鹤,也是洁白的颜色,他一直很想摸一摸,可惜没有机会。
现在,呃,也没有。
——住手。
趁人不备,摸其发梢,实在不是绅士所谓啊,醒醒少年!看,对象还是那个“鹤丸国永”!一期一振放空脑袋,一片空白想着。啊,思绪蔓延到,这人睫毛怎么像白色的小刷子,时,鹤丸头一扎倒下——他们轻飘飘的接吻了。

闹哪样。

一期一鹤脑子里浮现出三个字“闹哪样”,心底另一个声音说“赚到了”。


鹤丸侧着头,刚刚好倚在他肩膀上。柔顺的发梢贴在露出的颈窝皮肤,尖端刺刺的,但令人感到十分可爱。一期一振痛心到自己是不是觉醒了奇怪的变态属性,绕了两三根浅色的发丝缠在指尖,不由而来羞耻感。鹤丸耷拉着眼皮还在瞧他,这就动手动脚了……见鬼,他在纠结什么。
“……唔。”鹤丸热烘烘的吐气喷在一期一振下巴尖,“吉光?”
……我们这么亲密了吗!哈哈,可以直接叫名字了啊。
这才是第一次正式的交流,不,其实也不算正式……您自来熟得可真快。
“嗯,鹤丸同学。”内心飘满吐槽弹幕,尽管如此,一期一振面上还是淡定地询问道,“你舒服一点了吗?需要什么帮助直接告诉我吧。”
“不,我很好。”
醉了的人最常说的是“我没醉”,这话您听过吗。
“那暂且靠一下也好。”一期一振不反驳,顺着鹤丸调整了坐姿,不作声解开了绕在指尖的发丝,拨了拨鹤丸肩膀处方才拉出的褶皱,压平。
“……哧。”鹤丸近乎无声地轻笑了一声。
一期一振装作没听见。想必问了也得不到清晰地回答。被倚靠的肩膀承受了青年身体大半重量,并不酸,但僵。一期一振没觉着重了麻了,就是没了知觉。好比自己半身变成了木头。

“一期一振吉光。”
“…嗯?”

被叫到名字一个激灵,一期一振微微挺直了背坐得更端正了,这番调整让鹤丸皱起眉头,耸了耸肩。一期一振问:“怎么了?”

“……我,”话到舌尖绕了两绕,“没什么,就是,我现在醒着,你记住了。”
莫名其妙,什么意思,啊,或许是“醉”了原因吧。反正他捉摸不透。平时是了,现在更是。不过不管懂没懂,一期一振还是用暖融融的语调安抚道:“是的,我记着。”
话落下,鹤丸立马倒头闭上眼睛,比安眠药或大钉锤都见效,鹤丸放心地抱着一期一振呼呼大睡,姿势大大咧咧的,见者嘴边挂着一抹苦笑。这也是个人特色。


if i could write you a song
(如果我能为你写首歌)
and make you fall in love
(并让你因此爱上我)
i would already have you up under my arm.
(那么我将早已经把你拥入我怀里了)
i used up all my tricks
(我用光了所有妙计)
i hope that you like this.
(希望你能喜欢这些)
but you probably won't
(但你很有可能不会喜欢)
you think you're cooler than me.
(因为你认为你比我更酷)

you got designer shades
(你戴着时尚的墨镜)
just to hide your face and
(刚好遮住了你的脸)
you wear them around like
(你戴着它们就像)
you're cooler than me.
(你比我更酷)
and you never say "hey" or remember my name.
(你从不打招呼,或者记得我的名字)
its probably cause you think you're cooler than me.
(这很有可能是因为你认为你比我更酷)


有人在唱着洋曲,嗓子并不赖。舒缓活泼的小调,牵着一期一振记起,这似乎是鹤丸第一次叫他的全名(甚至是姓名);他还想起,上次路过B组教室,瞥见鹤丸戴着遮住了半张脸的宽大墨镜摆出得意的姿势往外瞧,一期一振故意放慢脚步走过,他像只受到惊吓的小鸡,立马缩回了脑袋,那样子令一期一振反复回忆足足笑了一个星期;他记起,那个吻。

不轻不重,像柔软的羽毛擦过,又带着古怪的果汁气味。
尽管他现在都对那杯不明成分的果汁(?)敬谢不敏,可也不阻碍他反复回味方才擦过去、鹤丸唇间的气息,鲜活而澎湃,带有强烈的个人色彩。但,那也只是双方无意识下的小小接触而已。等鹤丸国永一晌小憩,梦醒了,他能不能记得一期一振吉光这个人还是问题了。一期一振持着自己小心思,希望留给他亲近这只白鹤的时间能稍稍长一些。


一个吻,能改变什么呢?
开始,同于结束。




——TBC

评论(11)
热度(43)
< >
© 爽一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