爽一发

【一期鹤】Sealed with a kiss 以吻封缄 2

又修了下


鹤丸睁开眼,被亲切借给他肩膀的对象吓到了。

噢,一期一振吉光。

——就是隔壁班那个高道德修养的标杆,永远都不会大惊小怪,不参与恶搞的活动,一言一行端端正正,甚至是从未在走廊中奔跑过。他相信,在一期一振吉光的至今为止的人生字典上,一定是没有失态,慌张这两个词写法的。

当然还要配上相符的偏差值。每次考试完顺着成绩单抬头就能找到他长长的名字,老师心目中最信任的学生可能也就非这种莫属了。这人存在,就似乎就是为了完美诠释什么叫教科书式的优等生。

可一期一振不仅是如此,此外的,容貌俊雅,谈吐守礼,待人接物从不逾矩……优点举不胜举。按理说这种少女漫画式的人物真出现在现实里,不受人妒忌排挤,闲杂的流言蜚语也会漫天飞吧。

可偏偏一期一振就没有。

好吧他的人缘好极了,像一个真正的校园中的王子殿下那样,过着标准“人生赢家”般的日子。

举个小例,二月十四情人节,鹤丸亲眼见到一期一振打开鞋柜,数不清的白粉色情书就宛如蝴蝶一般雀跃的飞舞出来,落在那似乎和主人一样散发着高修养气味、擦得黑亮的修长皮鞋上,就像粉色少女气息的潮水涌出淹没了人。而当时与这梦幻般场景对比鲜明的是,一期一振仍一脸淡定。他面不改色捡起每一封信,平平整整放入书包。

这割裂现实、少女漫画分镜般的情景一下戳到了鹤丸最近愈发地固执歪曲生长的笑点。不大不小一件事,换其他人转头就忘,可鹤丸每每记这个料却能捧腹大笑,还笑得几乎把腹肌都练成了八块。

他在私底下给一期一振起了个“王子殿下”的雅号,自那年情人节后,没多久,就被全校少年少女叫上了。鹤丸国永注意到这点后自责了五分钟。不过五分钟后,他就迅速将自责心抛之脑后,为自己的精明眼光、绝佳概括洋洋得意起来。

自这一遭,鹤丸国永在高中生活中无数次与“王子殿下”擦肩而过——他们有许许多多攀谈的机会——可拜众人认可的王子光环所赐,鹤丸一次都没有正经叫过一期一振的名讳。


不过,当然,这纪录要截止至眼皮睁开之前。




追思到此,卡。


一期一振在鹤丸的耳旁低下了头,沉声道:“要散会了。”

青年回神,耳尖刹时有些不自然地发热。


“唔……嗯。”鹤丸含糊地咳嗽了两声,抬起手臂去揉酸涨的两眼。一期一振见此,不易察觉的皱了皱眉,龟毛的性子一下克制不住,他压下鹤丸精瘦的手腕。亮金金的眸子调转来。

鹤丸歪着头:“?”

一期一振迟疑道:“……鹤丸同学,恕我多嘴,用手去揉眼睛害处很多,容易带去病菌,缓解效果也不怎么好。”

“喔,那好吧。”鹤丸乖顺地放下手,叹了口气又摊开手掌,“可想揉的时候怎么办?”

“忍一忍。”

“……你,呃。”鹤丸安静了两秒吧,兀的拍了拍一期一振的手腕,“不行要完,我觉得眼皮越来越痒了。”

一期一振淡定:“心理作用。”

鹤丸:“……继续忍忍就好了吗,咳没想到你是这么不客气的一个人。”

“有吗?”一期一振对他绽出一个彬彬有礼的微笑,不动声色转移开话题,“对了,鹤丸同学,包厢的时间也快到了,你不想想办法?”


想办法?什么鬼为什么要想什么办法?


一期一振点点周围。

七零八落倒了一地的“死尸”。


哦哦哦——作战大成功!


鹤丸心情愉悦地吹了记口哨,眼神瞬时发亮,一期一振在旁侧目而视。

“别搞错了,我可打从一开始就没有要收拾烂摊子的预备。”鹤丸揪着手边扣好扣子的整齐袖口,对此时包厢里维二睁着眼的另一人挤了挤眉毛,差使道:“帮我递下书包!”

一期一振无语,但没有拒绝。他从一旁相同款式的学生皮包里,拎出一个看上去一模一样的。

鹤丸接过包来时还有些怀疑。主要是他自己也不记得把书包扔在哪个角落,也分辨不清了——他的个性大大咧咧,说好听点是胸怀宽旷,差了就是忘性大,别说找不到包,丢些零碎随身物品更是常有的事。然后鹤丸拉开拉链。

……神奇!服气!这家伙怎么找的,就是他的书包!

……要是让一期一振给他拎包,是不是以后他的东西就永远不会找不到了?

鹤丸一边暗搓搓给以后雇王子专门当拎包小弟脑洞点了32个赞,另一边熟练地在包的杂物堆里掏出一只纯白的智能手机。

还要加上一只黑色马克笔。

事已至此,一期一振再装傻也崩不住了。鹤丸转头,兴冲冲朝他道:“等会给每个人手机都定二十分钟后的闹铃——铃声开最大,不怕没人醒过来!……我们在一刻钟之后走,王子殿下,先等等我!”


“哈哈哈哈哈哈哈!!”这句的画风是,电视剧倒数二集反派Boss被打死前奸计得逞的笑法。

“……”一期一振心想这下药丸,果汁果然掺毒。


然后一期一振就不做鹤丸国永的靠枕了,改回做人。倒突然无所事事起来。百无聊赖地,一期一振记起,KTV似乎还是有主职:唱歌。

好吧,发生这些事他全忘干净了。

取个方便,一期一振就在已点菜单里勾选了两首,关掉开到方才一直晃眼的万花筒,清了清嗓子便开唱。

包厢落进一片非黑非白的混沌之中。一般来说KTV的灯光瓦数都不那么足,能分清一只鼻子两只眼也够用了,灯色灰蒙,暗黢黢背景框唯有相机的闪光仍嚣张地咔嚓咔嚓跳动,映在靛蓝色壁纸的墙壁上就像小小的闪电划过天空。


从麦克风中流淌而出的歌声,真是……温柔极了。

鹤丸怦然心动,这瞬间他似乎能跟众多脑残粉心意相通了——厚厚听啊,赏心悦目,别拦我,这下要给校园偶像狂点320个赞!

巧合的是,最后点的这歌其实鹤丸国永也有点印象。隐约记得歌词。鹤丸背着身子没拿话筒,合着一期一振的节奏就轻轻哼唱起来,边转动手里的马克笔,心情就像一只快乐的小鸟。


此刻他似乎懂了一点,这个不好懂的男人。





shh, see i got you all figured out

安静,看我总算搞明白你了

you need everyone's eyes just to feel seen.

你需要众人目光,喜欢万众瞩目的感觉

but you make crowd nobody knows

但人群中你带了假面,没人了解你

you even not hear we think the true we are.

你甚至不听我们承认的真实

cause it sure seems

毫无疑问,因为看上去

you got no doubt…

你从未有过一丝犹豫…





鹤丸及时满足地收笔,回过神来,被“果汁”摧残过的喉管黏膜,有要冒烟的迹象。给自己倒杯清水,润润嗓子。鹤丸叫到一期一振,“哟西可以撤了。”

一期一振面对鹤丸朝自己竖起的大拇指,密闭包厢呆久的脑子因缺氧隐隐泛起抽痛感来。

“鹤丸同学,你可以叫我的名字。”

“咳,一期一振……念着太长了,绕口,不如叫吉光!嗯嗯嗯,甚好。”

“……等下。”

“所以说(还是)王子,不用换啦?”

“……”

一期一振平静地盯着鹤丸,投射来眼神什么温度都没有,既不冰冷也没有责备,可就是令人森森发怵。鹤丸心说,哎呀王子大人,您就开口骂两句教养太好也说不出口吗,这样憋着,眼神的压力大大哒,我也替你也难受好不好。


“不,你愿意,叫吉光也行……就是好久没听过有人这么称呼我了。”

“嘎啊,这么特别啊??那我是不是赚到了。”

“彼此彼此。”

“…啊!?”

在鹤丸琢磨这俩彼此含义的空隙,没什么时间了,一期一振提起两人的书包,推门而出。霎那间,刺目的白炽光像小斧头一道劈下,将那匀称的身躯划成了明暗分明的两半。

白河和黑河分界线在一期一振脸颊悠悠游荡,阴影勾勒出的五官像素描画般立体惊人,在那之下的,两片薄薄的嘴唇动了动。一期一振作出“一·起·走”口型来。

啊,不愧是少女漫男主,唇形真好看。玩疯的鹤丸再度代入了一把花痴心态,乐颠颠小跑跟上去,给一期一振抛了一个蔫坏的飞吻。心飞扬,我飞翔。


“别闹。”一期一振没脾气地递给这人包,自己拿,又问他,“我接下来回家,你呢?”


“回家……”低声重复道,鹤丸的身影突然不自然地僵了僵,他一撇嘴就露出了一抹难言的苦笑,整幅表情的光亮都迅速褪去,黯淡成气息奄奄的火苗。

“我不想回去,在家里也只有我一个人。”说着,向前迈进了两步,鹤丸国永站在一期一振跟前了。白色的脑袋海拔要高出一线,鹤丸将那放在了对方的左肩,随后,背脊似乎极力压抑着什么地打起了小颤——“只有今晚,因为大寂寞了……你能陪我一晚吗?”

一期一振一呆,“......哈啊?!”

......这是什么猪突猛进的剧情,怎么一下就让人读不懂了呢?哦……不不不,是神展开才怪了,此时此刻,这些句子放鹤丸国永身上,打包票是逗、你、玩。

“因为吉光总是那么温柔,你会答应的吧。”

又一句轻声细语擦过耳旁,一期一振雷得头皮发炸,内酥里嫩,仿佛一盆狗血在顶上被打翻了,其中复杂的滋味难以言喻。在他整个人都发窘的瞬间,鹤丸国永双肩抖动的幅度越来越大,很快就克制不住了,一期一振身侧荡开青年爽快的笑声。



“好玩吗?”

“不好玩。”



——TBC


评论(6)
热度(46)
< >
© 爽一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