爽一发

【一期鹤】Sealed with a kiss 以吻封缄 3

 第一节是唇吻,第二节是飞吻,第三节是间接kiss,有人发觉吗( ´・ᴗ・` )
作者没吃药,又是瞎扯淡的一章ww涉及出柜,注意⚠



“我们这样好像少女漫画哦。”
鹤丸靠在一期一振肩膀上,树獭般黏哒哒地,一手揽着他的腰,絮絮说。

“不是有经典桥段嘛,女主角去联谊,因为土气受到欺负了,男生帅气地闯入把她抢出来,两人就偷溜出KTV,夜晚凉风习习一起在街上散步……”
“一点都不像,而且情况倒不如说是完全相反吧。”

一期一振冷淡地驳回了鹤丸的少女漫画论。

究竟是谁冷酷残忍地放倒了一批善良同学,就连自己整蛊在内,才导致两人从KTV“私奔”的结局呢?
他又想,而且你也不土气,不对别人恶作剧就算了,谁会欺负你鹤丸国永啊。
说的全是黑白颠倒的话。





是夜里近十时,两人的并肩穿过这个城市繁华的商业区。
街道边的树木冒出了新芽的尖尖,这个钟点店铺大多还有没关门,通过透出的灯光隐隐能瞧见新春细小的征兆。一月份的空气,对于暴露在外的皮肤,还是有些冰凉刺骨。鹤丸不客气地将单只手伸入一期一振的上衣口袋里,取暖。隔着衣服感染渐渐升高的温度。
鹤丸国永似乎是怕冷体质,一期一振想提议,另一只手也可以给他帮忙暖一暖,可真要这么建言又仿佛太过于逾矩。
他们不是那么亲密的关系。
不清不楚的。就连现在,鹤丸缩成一团的手掌,小股冰丝丝的温度贴着他,让人心生微妙的情愫,也无法言说。一期一振想了想,指着前方亮着的房灯说道:“商业区便利店应该都还没下班,我去问问看,买个一次性的暖手包。”
“不用啊。”鹤丸好看的眉毛一揪,立即反对道,“你身上就热,可以当暖炉。”

“那你口渴吗?”

“还好?”

“我倒有点渴了。“


”——刚才唱了好几首还没摄入过水分。”一期一振微笑着,虚空点了点自己的喉咙,一脸你懂的表情,接着,“既然由我任性提出,鹤丸同学,就让我去买杯暖饮吧。咳……你想喝些什么?”
鹤丸愣了愣神,一瞬间表情就像别扭地看什么珍稀物种,随即又迅速调整正常了。
他思索了两番,说:“……茶吧,随便哪种。”
温柔青年语调轻柔地低低嗯了一声:“我知道了。”
话说完一期一振身侧存在感一空。鹤丸抽身,两只手并拢一小团,就着轻轻摩擦呵气,白雾弥漫在白润的指尖,不虚不实的,沉在眼底。那让鹤丸的侧影显得很宝贵,像什么独一无二的美丽宝物。
一期一振心又漏跳了一拍。而且,他郁闷的数不清这是今晚第几回了。鹤丸盯着自己的手背,催促道:“…快去快回!”
“了解。”

一期一振步履稳健,慢慢走远。
鹤丸盯着他笔直的背影,简直要被黑夜也挡不住的浓浓浪漫感射杀——这待遇放自己身上也太浪费了。




————————




等会,问问看鹤丸同学的升学志愿吧……

一期一振在路上不回头地思索着,不过他是选择升学吗?
关于这个大学近路的念头一冒出来,进一步问题就停不下来。

一期一振一步一推理。从自己选择学校所要求颇高的偏差值,考虑到鹤丸的理想的可能性,进而延展至,学校的地域,相邻学校的程度,那个人的个性会喜欢哪所城市等等。而,当他为鹤丸同学与他距离远近而怅然若失,且感其不对劲,开始追溯自己为什么要这么发愁的根源时,悄然,人已转了一圈回到了出发点。
他方才发觉自己拿了一杯红豆汤同绿茶。
——红豆汤啊,现在倒稍稍有点腻味了。
不是讨厌甜品,平时喝喝红豆汤倒也无伤大雅,只是现在有点……一期一振想象喉咙里粘着甜腻汤汁的感觉就不舒服,可没办法,木已成舟,自作自受。鹤丸国永一袭白衣,浸泡在灯花暗幕中,就像黑夜漂浮的虚幻幽灵。但那个人不是幽灵,是鸡飞狗跳的捣蛋鬼。一期一振保持着平淡的笑意,远远朝鹤丸的影子摆了摆手。




“我跟你换一下。”鹤丸国永在拉开拉环喝了一口后,瞄瞄一期一振手心的饮料和自己一比突然后悔了,“啊,突然想喝甜的,还是红豆汤好吧,一期一振你听说过吗,冷的时候就要补充糖分和热量。”
“……可这杯我已经动过了。”
“没事,你我身体健康,不要浪费食物……呃,你是没得什么传染病对吧?”鹤丸狡黠地转了转眼珠。
“那当然,说什么呢。”一期一振哭笑不得地换过饮料罐,手心被烫得发热,“……谢谢。”
“为什么要换成受害者的你感谢抢走了红豆汤的我啊,太奇怪了!”鹤丸喝甜汤一口呛到,脸涨了个通红,“你绝对是那种每次买东西超市找零都对服务员说'谢谢你'的人,还要加上过路的清洁员、搬运工,一点小事都不放过。”
“你不也是吗? ”
“什么啊。”

“鹤丸同学,现在是一月,会考在前天结束了。”一期一振不动声色调转了话锋,“没几天,三月就是毕业典礼……高中三年时间还真是过得很快啊。”

“对,对你是快,对我是煎熬……”

鹤丸慢吞吞地咽下温暖的谷物汤,柔软的嘴唇贴在罐沿上,小口小口啜饮,道,“哈啊……那么多作业和补习,要逼疯我啦!不过现在都结束以后,想想高中,也挺好玩的。”
“咳,哈,在我看来你在的高中明明…每一天都很有意思。”一期一振不禁眯起眼轻笑出声,“我还以为,你觉得学校很有趣。”
“嘎啊——谁跟告诉你的,瞎扯。”鹤丸国永瞪大了亮晶晶的双眼,严肃道,“学校就是一所脑力劳动的监狱。”

“……我倒觉得比较像腐肉罐头流水线的加工厂。”

“……咕。“

鹤丸灌了一大口红豆汤,吐出大大一团雾气,由衷赞叹道,“精辟!你真这么想?诶,毕业了以后你打算做什么?”
“我……没有什么理想。”

一期一振握着绿茶罐子,暗暗心里一惊,自己为什么会这么说?
可对着鹤丸国永他似乎就能流畅地讲出口了,茶饮的暖意似乎给了他一丝推力,令他在这个寒夜里坦白一些心事。


“但我会考进A大的法律系。”

“A大法律?!……要进那里的偏差值高得吓人吧!我记得每科只能扣几分。”


鹤丸心里已有准备,不过听见一期一振的目标还不忍咋舌,天啊,他的预估终归还是低了,“……你将来从政?还是司法律师,留校教授?”


“不知道。”
一期一振突然觉得脚底一片发空。仿佛踏在云端,没有根须植入地表。他对鹤丸,又像是对自己,喃喃道,“但对我来说,它是最高的目标,最好的选择就是考去那里吧。就是A大了。”
“……可理智的选择不一定是最好的。”鹤丸拨弄着铁拉环,撇了撇嘴,“算了,其实都一样。”
鹤丸望向这个黑夜里的城市,眼神投入了更遥远的地方,说道:“去了说不定就喜欢上了,不试试看怎么知道呢。”
一期一振对他静静的笑:“谢谢你的鼓励。”


“咳咳,我说,吉光,一期一振吉光,你有的时候一个人,会露出若有所思的表情,我以前还以为你不开心,或者不情愿。”鹤丸抬起脑袋,对视他,“可我后来发现,不是的。”

“大家,对一期一振这个名字的期望都很高,一期一振吉光,谁都知道你优秀,温柔,体贴,可靠,周围的人很自然地就会被你吸引。你闪闪发亮,是完美的代名词。”鹤丸轻咳了一声,黑暗中表情揉进了浅浅的阴影,“可谁又能永远无坚不摧呢?为了达到别人眼底的期待,你一直努力到现在,呵,我很佩服你。”
“我有时也不知道自己真正想要什么。”一期一振平静得如同大海,“水往低处流,可人不同,要向前走。既然没有目标,就朝着最高的目标,走一步算一步。”
“哼嗯?这是你的想法?不过向前走,有人能分摊你的重量吗?”一期一振不答,鹤丸突然笑了,自嘲道,“我们为什么想那么多?人生说不过也就是从一团狗屎踩进另一团狗屎。”


“总有人赞扬美好,感恩感谢,可实际上哪有那么好,说到底,人活着,只是为了每天早晨能睁开眼,见见这个世界有多么令人恶心。”
“你的说法我还是第一次听。”

一期一振提提嘴角,绷不住噗嗤一声笑开,“不过我也这么觉得。鹤丸同学,你将来想走到哪里呢?”
“……啊,你问我?”讨论突然转到自己头上,鹤丸呆了一呆,咬咬牙说道,“我要当一名漫画家。”
一期一振:“认真的?”
鹤丸怒:“我对你开过玩笑吗?”
一期一振无语:“……我听过鹤丸同学的真心话吗?”

“肯定有啊——!”鹤丸哼哼唧唧挠起红豆汤罐,气息弱了一丝,“……不过我得要先上一所大学,这样才能画漫画。”

“我记得你的成绩很好。”
“离A大差一点,这两个月还要拼命学。”

一期一振眼皮一跳,心要不跳了,“鹤丸同学,你为什么想考A大?”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一期一振被抛回来的话头梗住。鹤丸把红豆汤最后一口咕嘟倒完,舒了舒气,道,“不过看在你请我喝饮料的份上,给你一个福利。以后叫我的名字别加敬诚敬语了,怪别扭的,你改过来我就跟你讲。”
“鹤丸……さん。”
“……算了,对你放弃。”鹤丸把握着罐子的手放在了膝上,小郁闷了一阵。喝完了暖饮,热气也从身体内散发到表皮来,他顿顿,脸色发烫,“跟你说一半吧。我去A大,因为我单恋的对象最想上A大。”

啊?
一期一振一颗心似乎被绑上了云霄飞车,砰砰铛铛在窄小的心腔内横冲直撞。

“我喜欢他两年了,原来准备在毕业后表白。”
鹤丸勾勾嘴角。

一期一振小小的心思随之小行星撞地球般轰然湮灭了,他凝视鹤丸,青年皮笑肉不笑的,有些发怔,“可我还是胆小,就算站在他面前了都不敢告诉他,因为怕朋友都当不成。”

“为什么?”......不告白。
“谁让我是个Gay。”

鹤丸抿了抿嘴唇,如释重负地舒展开眉毛,十根修长的手指绞在一起,“呼,总算出柜了。第一次的感觉还不错。”


“我从小就知道自己不喜欢女人。当男生一起讨论哪个女孩子最漂亮,我只觉着她们可爱,像对一朵花,一件精致的装饰品,再多,就没有了。平时反而会喜欢偷瞄好看的男生。我感觉自己很奇怪,和所有人都不一样。”


“曾经我以为长大了人就会改变,可与生具来的,还是原来的样子。这么多年了,喜欢谁,都说不出口。我不想一个人过完一辈子,可路那么窄,人生才过了短短的一截,就那么恶心。”


“……”一期一振听完鹤丸的一对自白,平平静静不着一词,沉默了片刻,问道,“你喜欢的…对象,是谁?”

“吉光,把一只耳朵借我。”

鹤丸在冬夜里呼了口白气,半个身子贴近一期一振。两个人的拉长的影子在路灯的投射下交叉,重叠。
细细的气流钻进耳蜗,青年带着细若罔闻的颤音,说了一句话。


“秘密,我不告诉你。”









——TBC

评论(12)
热度(48)
< >
© 爽一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