爽一发

【一期鹤】Sealed with a kiss 以吻封缄 5end


这节注意:17尼的弟弟写不完啦,所以部分短刀会猫化哦,还是很受宠的,不过哥哥大人属性就有点奇怪了呢,(删除)猫控出没(删除)_(:з」∠)_
告白苦手,七夕快乐(´;e ;`)







鹤丸国永第一次记下一期一振是他放学路上。
时为二年级。
校服十分熟悉——比脸熟。他推了推同伴的胳膊,问道,“嘿,那家伙是哪个班的”,“你隔壁班”,身旁的学弟不情不愿地吐出一个名字。青年说话简明扼要,好似说多了会减少它的寿命一般。他用吝啬的语调淡淡道,“我不是你的手机通讯录。”
鹤丸才把印象给对上,笑嘻嘻地拍他的后背,“我知道,我知道,你一个人就好。”
……这家伙完全没在听。大俱利默默心想,懒得理他了。
而街道笔直的电线杆边,一期一振正抱着两只脏兮兮的小猫,抬到眼前,细细检查他们身上是否存在伤痕。猫还是双胞胎,到了他手里就十分温顺与配合。一期一振迅速检查完,连“请收养我们(猫掌)”的盒子一同抱起,头也不回的远去。
“你说他是想领养那两只流浪猫吗?”鹤丸提了提手心的塑料袋,牛奶的包装盒露出一角,“麻烦了,这堆谁来解决啊——”
“我不要。”
“哈,是你拉着我去买的吧?!”
酷酷的大俱利学弟坚决拒绝了牛奶的盛情,无论鹤丸如何费劲三寸不烂之舌嚼烂了嘴,他只挤出一个字,不。鹤丸彻底败给他了。
“……好吧。” 年长者做了个深呼吸,“那我就把牛奶送给一期一振同学好了。”
“你认识?”
“完全不。”
老实说鹤丸国永有严重的脸盲症。他的世界里大体存在两类人,恶作剧好玩的对象和还没恶作剧过的候补,鹤丸只与这两种中的极端交朋友,一期一振不巧,被分在后一类,又因为他的一板一眼让鹤丸不觉得作弄他怎么有趣,至今仍未产生什么交集。
“没关系,我会好好跟着他,不让人发现的。”
“stk是犯罪吧。”大俱利吐槽道。
鹤丸两眼放光,从包里掏出一副大墨镜,抬了抬中缝,“我只是好奇他家在哪里,再说了,牛奶也不是炸弹啊。”
“……”这下大俱利连吐槽都做不出来。一期一振学长自求多福吧。
鹤丸比了个剪刀手,咔擦咔擦,“没关系,如果警察问道,我就说是同学。”
“……你想做什么啊。”大俱利想了想,算了,甩掉个麻烦也不错,“一路顺风。拜拜。”
鹤丸摆摆手,“真难得。多谢,再见啦。”


——大俱利伽罗仍未知那日结果发生了什么。

因为隔日一期一振吉光身上什么都没有发生。没有某人闹腾腾引发的又一重校园喜剧,没有任何“受害”痕迹。并且,这种情况持续了高中三年。他认识的鹤丸国永永远不对他恶作剧。什么都没有。
……所以到底发生了什么?
大俱利想破脑袋估计也想不明白,原因是鹤丸在那日一见钟情。




“讨厌的话就拒绝我吧。”
鹤丸揪起对面青年的衣领,迅速靠近,给了一期一振一个蜻蜓点水的吻。他的指尖发麻,想起来曾经看过的电影,天才制曲手指一麻,灵感便降临在他指尖,他肯定自己能创作出天才的歌曲,鹤丸希望好运此时也能落在他此刻颤抖的位置。
“抱歉。”
“不用了我明白,我才很——”
“抱歉,我不是那个意思,只是太过于惊讶,鹤丸さん。”一期一振揽住他躁动的肩膀,平静下来,又小心翼翼地呢喃道,“我喜欢你,应该,跟刚才的吻一个意思。”
“……诶嘿。”
“那是我刚才想说的。”一期一振松了口气,突然脸色一红,“等等,那原定要告白的对象就是……”
我?
这下受宠若惊了。
一期一振愈发感受到自身体温蹭蹭地上升,脑袋都要被烫熟了,敲开天门关就是一盘热气腾腾的脑花。鹤丸嘿嘿笑了两声,紧了紧环在一期一振腰间的手臂。
“是啦!我爱你哟~”
“……我也是。”一期一振不知答什么好,只得重复。
像对笨蛋情侣一样。
“今天的我很Lucky!”
“……为什么从刚才突然开始脱起了我的衣服。”
“啊。”鹤丸掩住嘴,不怀好意地笑了笑,“当然是因为我们要逃出去约会咯,戏服总不能穿出去。吉光,你想到什么了?”
“我什么都没想。”一期一振按住了他的手臂,“那也请让我自己来脱。方才看过后,穿戴方法已经全记下了。”
鹤丸撇撇嘴,“哦。”
“等会去哪里约会?”一期一振边脱西服外套,边问道。
“你家吧。”
“……我家今天没人。”
“有两只猫吗?”
“…嗯。”一期一振手中的动作顿了顿,疑惑道,“它们很有名吗?”
“算是吧。”鹤丸小声嘀咕,“不方便的话,去猫咪咖啡馆也可以。”
一期一振觉得有趣,问他,“你喜欢猫?”
“还好。”鹤丸挠了挠后颈,那里仍残留汗湿的痕迹,几绺长长的发尾粘在颈背,或许是触感令皮肤不舒服了,他说,“可是你喜欢猫吧。”
一期一振温柔笑开了,“喜欢,都喜欢。”
鹤丸勾了勾嘴角,“我就是喜欢你这一点。”



最后他们决定去猫咪咖啡馆,据一期一振说回家的路上大约还有人堵他,晚点回家为好。在那之前,又为潜出校园花费了好大一番功夫,其间一期一振才发现他们那些穷追不舍的追兵包括了百分之五十被鹤丸恶作剧过后对他念念不忘的受害者。
说到底,这场闹剧他们的功劳一半一半。
好不容易抵达了目的地,Left猫色咖啡馆。这家小店坐落在城市靠近郊区的西边,而不是较为繁华的市中心,在西区住房与遒劲的树干盘生,达成和谐的统一体。店主是一对兄弟,两位都是长发,非常娴静、优雅,和眼前的气氛十分合衬。除此之外他们还有一个小学生的弟弟,眼神很锐利,但是个善良的小孩,负责对猫咪健康的看护。
店里目前有五只猫。
窝在一期一振膝上的Akita酱是一只脸蛋圆嘟嘟的加菲猫,非常乖巧地眯起眼睛打小呼噜。鹤丸坐在茶座对面,则是在追逐猫架上一只灵活美短的尾巴。一期一振熟悉地为他介绍。
“和你玩的是Atsu酱。它矫健,灵敏,能做出很多高难度动作。一般人想和他玩都抓不住。”
“噢!那现在你肩膀上的是哪位?”
一期一振回过头,一只漂亮的白色布拉多尔美人从沙发背偷偷接近他。
“啊,是Goko酱。”他挠了挠布偶猫的下巴,猫眼舒服的细咪成一条线。“它很怕羞的,但是个努力的孩子。”
鹤丸咋舌,“吉光,你还真受欢迎啊,不分物种的。”
“……谢谢,我当作夸奖好了。”
“还有两只,Hataka酱和Yagen酱。”一期一振指了指柜台那边,“Yagen酱是猫咪里的老大,不怎么玩玩具,倒喜欢陪人看书,很稳重,平时总粘着店主,还会主动招揽客人。”
“那Hakata酱呢?”
“Hataka酱很难见到……”一期一振苦恼地皱了皱眉,“它是只俄罗斯蓝猫,热衷于寻宝,经常性消失在店里,一连几天不见……店长都找不到。”
谈话间,一个扎着长马尾的男人慢步走了过来,刘海略长,遮住了一边眼,令人只能看到温温的祖母绿右目。他带着一抹淡淡的微笑,端了一杯咖啡,两份甜品上来。
“请享用。”
咖啡中央泡了软绵绵的棉花糖,是肉垫和猫咪的形状,甜品则是迥异的草莓大福和草莓蛋糕。这一桌子摆下来不禁让人感受到,糖分过足,太甜了。
鹤丸方才总算和Atsu酱玩熟,抱着它的前臂,轻轻摆动。玩着,他感受到一期一振的视线,抬头对了眼,眯眯,道,“——我想吃草莓。”
鹤丸露出一个孩子气的笑脸,大大方方张开嘴。一期一振和被玩弄的Atsu酱面面相觑,在那纯洁的目光沐浴下,心底赧然,这样近的距离未免太过于亲昵了,却也很开心。
“……唔啊,厉害,一下子就送出去整颗吗?”鹤丸舔舔嘴唇,惊喜道。
一期一振问道:“鹤丸さん喜欢草莓?”
鹤丸答非所问:“上菜后别人盘子里的看起来会比较好吃,你不觉得吗?”
“不……也许吧。”一期一振被逗笑了,话头一转,“还要吗?”
“要!我想到一个好玩的!”鹤丸拿起茶座边的菜单,摊开道,“说道咖啡店约会,果然那个event是必须的啊,那个。”
“???”一期一振顿顿,突然一道灵光闪过,理解了“那个”。
鹤丸双眼又闪闪发光了,像装了一池星星的碎片,灵动又可爱。他双手合十,拜托道,“这是我的愿望!”
“……好吧。”
一期一振拿他没办法,脸色微红。他一只手架起了菜单下角,袖口下落露出微凸的腕骨,和茶色的表带。“不过,不许说再来一回了。”

亲吻的滋味像融化了的棉花糖,柔软又甜美。两三秒的时间也似乎被无限拉长,从方寸到寰宇,从短暂到永恒。再一次近距离,鹤丸的眼睫宛同翅羽般轻轻翕动,惫懒的花香透窗飘入室内,无孔不入,他尝到了春天的气息。

生活就像是由无数次小分子撞击形成的。每一次,你都无法预料什么会发生。勇敢的与气馁的,满足的与疲累的,离别同启程,结束同开始,冷同暖,春与冬,你和我;一记轻吻,一只誓约,一个拥抱,一个被猫咪环绕的下午,充满无限潜力,这就是人生的时刻。



一期一振看向窗外,粉色花瓣粘在玻璃上,鹤丸笑嘻嘻地给Atsu酱拍照,也不管人猫语言是否共通,称赞它是名绝佳的模特。

“我爱你,我希望我的心,成为你温暖的家。”

“……吉光,你刚才说了什么吗?”鹤丸耳尖红红的,问道。
“没什么。”一期一振摇摇头轻笑,“只是想起了过去看过的一句电影台词。”
鹤丸兴致冲冲,“念给我听吧!”
一期一振无奈道,“那是一段求婚。”
鹤丸更加兴致高昂了,手机从相机模式切换到录音,欢快地催促道:“那更要说了!”

一期一振扣扣茶座,妥协地开始了轻述。那声音即舒缓又郑重,包含了无尽的耐心,与温柔的包容。

“I vow to help you love life(我发誓会帮助你热爱生命),
to always hold you with tenderness(用温柔支持你),
and to have the patience that love demands(并拥有爱情需要的耐心).
To speak when words are needed(该说话的时候要说)
and to share the silence when they're not(不该说的时候和你分享沉默).
To agree to disagree on red velvet cake(同意我们对红丝绒蛋糕的意见分歧).
And to live within the warmth of your heart and always call it home(永远住在你温暖的心里,把它当做我的家).”


鹤丸沉默地抿抿唇,盯着一期一振怎么压都压不住直笑,问:“什么电影,下次一起去看吧。”
“早就下映了,前几年的。”一期一振在白色纸巾上用搅拌勺蘸咖啡写下两个单词“The vow(誓约)”,翻转递给对面,“过去的都过去了,但我们可以约其他的电影。”
“唔嗯。”鹤丸看着纸巾上晕开的字迹,答应道,“好。说起来……放假了,我们一起去哪里旅游吧?”





——FIN

评论(12)
热度(52)
< >
© 爽一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