爽一发

When one become two

牛及,可能算是一个老梗。短打end,放心看。
脑洞飞了。





及川彻最近变成了两个。
不,他没有双胞胎兄弟,也不是白日做梦,及川很确定,这是真实发生的,自己变成两个人了。
背景并非科幻,一切都很普通,21世纪,平凡的高中生,没有吃人鬼克隆人杀人魔外星人——任何电影院中你能见到的荒谬设定,他除了在打排球上比一般人优秀,但也不是漫画主人公的类型,之外更是与他的同学、兄弟、亲友没有大的差别了。
及川想象不到有朝一日,自己会生活在一出魔幻的情景剧里——谁会想要看这种搞不清是魔法还是科学、无头无尾的现实片啊,一点都不搞笑好吗,烂作!
啊……其实在那之前,他还以为自己活在体育漫画的世界里。不过现在人能认清了,都是错觉,都是上帝之手无情的玩笑。
Abracadabra!让我们变回来吧!
合——体——
两个人抱着从楼梯滚下接吻。
哈,都没用,那这样呢?!
两个及川彻越挫越勇,一起试过了所有占卜术、漫画书、神鬼电影里提到的办法,不论看上去多么荒谬、滑稽、可笑,通通当作救命稻草抓住,可没效——啊啊啊——
除了羞耻心的下限被刷新和脑子里又多了古古怪怪的不必要知识以外,再无任何收获了。
唯一安慰他的,是他的分身和他一样纯洁善良,并没有什么谋杀本体的想法(喂,谁是分身谁是本体啊,两个人同时抗议),所以这条烂作不至于发展成惊悚片。


“呼。”及川打开习题集,准备写作业,另一个他不爽了,“我不想写作业,我要看排球比赛!”
“哈?!缺太多作业老师会禁止我去部活啊!”
“那你把电脑打开。”
“不,别想把事都丢给我。”
“可你就是我。”
“我不是!可恶,你别跑——放下那个排球!”两人滚打成一圈。



又某日,在便利店前。
“我想吃牛奶冰淇淋。”
“不行,钱只够买一个,我们是没法同时满足的。”
“啧,那,小岩!借我钱——”
“别喊!”
“搞什么,及川,你吃两根冰不怕吃坏肚子吗?”
“呵呵。”
及川只能干笑敷衍过去,现在他们的这种状态别人观测不到,再怎么口头解释,不能见到就无法令人相信的。周围只能看到他的混乱。



事实上,他求助过。
一个黑色星期日,及川彻从睡梦中醒来,与自己面面相觑,确定那儿摆的不是一面镜子,立马恐慌极了。可他的父母邻居兄弟都将他视作原来的样子,令人怀疑生病的是不是自己。
然后他冷静了一日,隔天眼眶下带着厚重的一层青痕,张大布了细细血丝的眼睛,向自己最信任的青梅竹马问道,“你现在看到了几个我?”
岩泉一的眼睛瞪大了,及川紧张地握紧拳头,手心全是汗。接着,他听到一个爆炸的吼声。
“你又发什么神经?”
“……”及川低头不语。
他突然敏感地注意到了,对方站在两个自己之间。也就是说,即使自我感知上他分裂成了,呃,该死的两人,但那在他人眼中重叠,只有一个存在。
那在一个均衡的中点。
并且,他们两个人的任何一个都无法单独干涉到其余存在的实物,除非意志达到了统一。这发现一点都不好,更添了麻烦。那意味着一个人做错了事,他们得一起买单。
也太倒霉了。



及川平静了几日,将一腔苦水吐给了自己的友人。岩泉一愣了愣,白他一眼,“那不是拖延症吗,找什么蹩脚的借口呢混蛋川!”
“才不是啊!”及川震惊地眨了眨眼:“小岩你就没觉得我与以前有什么不同吗!”
“没有。”岩泉一盯着他,“除了你最近沉迷动画游戏电影占卜外,没有什么奇怪的——是你看太多了。”
“我……你……”及川欲哭无泪,小岩根本不知道我们有多努力,有多拼命。
岩泉安慰地拍拍他的肩膀,“没想到你那么喜欢……要不我在生日时送一套彩虹小马?”
“……不用了。”及川挣扎了一下,“不,到那时再说吧。”
他讲不出口,在补那些奇奇怪怪知识的时候,发现彩虹小马也挺好看的。





又是两周过去,及川几乎要习惯了这种悲喜剧交叉上演的情景,噢,他说的是几乎。在某些特别的日子,这就完完全全是悲剧。
他们两个人,在参加排球部训练时,是最稳定的。你猜不出来,他们如何协调自如。可,打排球实际上算是两人能合作的最自然的行为了,如呼吸一般不需费多少力气,那是最令及川安心的时间。
而他们最不稳定的时间,也与排球有关……具体来说,是与排球有联系的某个人。


牛岛若利,此时此刻,及川不知怎的撞上了他,哇,这可就酿成大事故了。
“这个人还这么拽,啊,真想揍他!”
“同意。”
——你们这个时候一件怎么就如此的一致啊?!没人来阻止他吗?良心去哪了?我的自制力呢?喂,喂!
——没人吗。好吧。
及川彻体内好像并不存在对牛岛若利的防御机制,只有攻击堡垒。噢,真是令人绝望,原来他没自己想象的那么正直、纯洁、体贴、善良。
“!”牛岛接住及川的手臂,莫名其妙,问道:“及川,你考虑好了吗?”
“啊?”(两声)
“答复。”
“……”
此时及川看来牛岛的手就悬在空气中,什么都没抓住,可偏偏,两个人的手臂同时都动不了,这太衰了——
“我不会去白鸟泽。”
“不是这个。”牛岛顿了顿,有些缓慢地一字一句吐道,“我向你告白,你的答复是什么?”
“哈?哈!”
两个及川同时惊叫,什么时候这个混蛋给我告白了啊?他说了什么?天呐,不会做梦还没醒过来吧!哈雷路亚,上帝救我——
一个人用空出的左手捏了捏脸颊,痛,向另一个人拼命使眼色,是的是的,你没做梦是现实。
这就令人尴尬了。逃不掉,又不知道面前这个人讲的是什么。
“我在一个月前的周六向你告白了,你忘了吗?”
“什么?!等等,就是你把我变成现在这个样子的吧!”及川彻体内突然涌出一股大力,甩开了牛岛的手。
周六?时间恰好对上,也就是那一天开始,他变成两个人了。完完全全遗忘发生了什么,及川心想,他们以前怎么就不怀疑一下那个晚上呢,甚至连思考都自动回避开了。
“你还好吗?”牛岛见及川呆呆的,忍不住问道。
不好,完全不好。
但及川彻没回答他,是因为两个自己已经打起来了。
“打我干嘛!打他啊!”
“我不知道为什么在打你,但我受够了!”
“哈?!我才受够你了!快消失吧!”
“你才应该消失啊!”
“不——我是我,你不是我,所以你消失!”
“我才是我!你什么都不是!我的你应该消失,你的我是真我!”
“靠靠靠!”
“呵——呀——”
及川现在眼底打得乱冒金星,在牛岛看来就是当机了半天不动弹。等不到回复,他就抿抿嘴,先开口了。
“及川,让我再说多少遍都可以,我…对你……”
“Stop—————”
“我喜欢你。”
厉害了牛岛若利,及川彻被点爆炸了。是真的,如同字面意义上的,爆炸。他眼前全是混沌的烟气,砰的一声,好吧,又多出来两个人。
四名及川彻此时彻底无语凝噎了。

这——都是什么超展开啊——
玩——我——吧——






——fin











如果有后续大概是when 2 become 4

标签: 牛及
评论(2)
热度(22)
< >
© 爽一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