爽一发

When two become four

太好玩了,继续打。







这个世界就好像某天你按下了一个按钮,一切都会变得崭新,与众不同——那是热血漫画的开头。
这个世界就好像一座泥潭,你得振作精神,去按下拯救世界的开关——那是中二漫画的开头。
这个世界就是来整人的,毫无道理,毫无信仰,你按下一个按钮,收获了成打的小丑——那是这个故事的开头,及川彻,四个,此刻同时这么想到。


那个按钮在哪,他们现在知道了,是牛岛若利的身上。他的告白会令及川彻增殖,还异常恐怖的是指数形式。
牛岛说一句我喜欢你,及川分裂成两个,说两句分裂成四个,说三句分裂成八个,说四句分裂成十六个,说十六句就是六万五千五百三十六个,而二的三十二次方是——及川按下计算器,上面显示出一个十位数:4294967296。这意味着什么?
及川彻不再是及川彻,而会成为及川军团,一个魔王军团,如果他们不内讧的话,算上这个数量征服世界也不在话下了。
然而及川并不能征服世界,因为他的干涉只能表现出一个人。也就是说,多出的全是麻烦,他力量还是被限制在一个装满水的杯子里,溢出的部分便没有意义。是的了,他顶多征服一个牛岛若利,还不能征服自己。
所以现在四个束手无策的呆瓜只好望望你,又望望我,咳,虽然这里的都是我,但字眼无关紧要,重要的是,我们,都是“谁”?
要搞清楚这点,坐在房间东面的及川彻清了清嗓子,提议道。
“我们先要弄明白分裂的方式。”
“赞同。”(x3)
“我是向小岩借钱买冰棍的那一边得及川,有人记得自己是另一边的吗?”
坐在房间西侧和南侧的及川同时回答,“我们是另一边的。”
北侧的及川望着他,“我与你同边。”
“好的,那我们就用此刻的东南西北来记住自己——你们懂我指的'自己'吧?”
“没有谁不清楚。比起这个,我更想问坐在这里的,呃,'我们',有人还记得上个月星期六发生了什么吗?”
“既然分裂前的两个人没有记忆,分裂后也不可能有吧。”
“……你讲的很有道理。”
讨论又进入死胡同。这很自然,他们一开始都摸不着头脑,能做的努力早都试过了。
而如今的情况糟得还能再糟——如果碰上牛岛若利的话,他又顺嘴告个白,妈妈咪啊,世界会迎来毁灭的。
更何况牛岛说过——
“及川,让我说多少遍都可以,我(马赛克)你。”
回忆自动贴上补丁。及川彻不敢详细地去记忆牛岛说这句话时的语气,太危险了,万一又分裂了怎么办?事实上,他们当场也怕得就像见了猫的耗子一般溜掉,印象变得模模糊糊,并且下定决心再也不见牛岛一面。


“但球场上还是会碰见的。”一个人吐槽。
“那就到时候再说。”另一个逃避。
“到时候怎么回复他?“第三个发问。
“呸呸呸,我为什么要回复他!”最后一个跳脚,“你愿意说好就自己去啊!”
“……”
可他们没法做出不同意见的选择。
“要不要试试……哦不,当我没说。”
任何人都知道句子的话外音是试着除去多出的分身,但每个他也都知道,这是一早就被排除在外的选项——及川彻是会做那种事的人吗?他连杀鸡都不会,何况谋杀自己!




展开愈加奇幻了。及川彻发现他们和现实世界产生了偏移。
比如说,手臂能穿过墙,坐在空气椅子上之类的。这是移动的时候,比较像超能力。而进食和穿衣就更像魔法了。他们在脑海中去想要穿哪件衣服,或是吃什么东西,那么瞬间就会套上自己想象的那件衬衫,也会有饱腹感。
但没多大作用。
最好的情况是他终于能靠穿衣来区分自己,及川A校服,及川B戴眼镜,及川C球队服,及川D……及川D当然不会什么都不穿,他穿的是北川第一的队服。
因为北川第一的校服已经不能穿了,那上面的纽扣在毕业季被掰得精光,被全体所嫌弃。
及川不敢想自己衣柜里在别人看来是怎样的,但自己在别人眼中还好,似乎适时穿着合适的衣物,那就够了。更多的,他放弃了思考。



排球部活他们可以派出一个人,往往是穿球队服的及川C去训练,然后另三个坐在场边旁观。意外地可行。
及川A会和及川D进行无营养的对话。
“给我一个时空穿梭机,现在回去打爆三年前的白鸟泽。”
“你才回不去,你连现在的牛岛若利都不敢见。“
“我知道!就是想想不行啊!你说牛若,那你敢见他吗?你行你上啊!”
“你、说、什、么?”
“我就说了,你也怕见到牛岛若利,怎么不对?”
“都别吵了——”这是及川B来插嘴,因为他戴着眼镜,所以自认为文明一点。嗯,其实没有区别。
“别阻止我,今天我就要和这家伙决斗!”
“来啊,谁不动谁是小狗!”
“啊啊啊——你们两个都够了!”
“看谁来了,刚才发球失误的家伙,就这样还想打扁白鸟泽?”
“……我现在不想打扁白鸟泽,但想打你们。”
“来咯,不就是怼。”
“你们都消失吧——”
“哼,连跟自己告白的男人的面都不敢见,你还能说让我消失?”
“谁愿意去谁去啊!”
“你去!”
“不,你去!”
“不管谁去,反正我不去。”
“我去行了吧!”
“不——你不能去!你知道你的鲁莽会给这个世界带来什么后果吗?你知道我们现在的忍耐有多辛苦吗?你造吗!你造吗!”
“好好好,是我不对,我辜负了一番苦心。但看看你们,逃避有作用吗?一直以来你们根本不能确定自己想要什么,怎么可能恢复原型!”
“……虽然太长了,不过你说的好像很有道理。”
四个人停下斗嘴。突然脑壳同时感到一阵闷痛。


“喂——”岩泉一向虚空挥了一拳,“发什么呆!拦网快跳啊!”
“唔嗯。”及川C捂住脑袋跑回球场,剩下ABD严肃思考起了关于牛岛若利的事。
“你们觉得他怎么样?”
“敌人!敌人!”(x2)
“我喜欢他!”
“!?”
“这有什么奇怪的地方?”
“哪里都很奇怪吧!”
“是对手不影响我对他一见钟情啊。”穿着北川第一队服的及川D说道,“代表国中的我,十分在意小牛若。”
穿着校服的及川A说,“代表高中的我,讨厌他的目中无人。“
穿着私服的及川B摸了摸驾着眼镜的鼻梁,“代表平时的我,想更了解他。”
“这奇怪吗?”(x3)
“当然——”及川C将一个球大力打向场外,“球场上的及川彻永远也不可能和牛岛若利和平共处!我要击败他,怎么可能和他在一起?!”
砰嗵。硬排撞上几乎二层高的墙板,反弹至高点,落下。
“漂亮的一球!”队友吹起哨声称赞他。
“这下麻烦了!”及川ABCD同时叹气。


他们总算找到了症结在哪里,可精神病,难治。及川彻跨不过那道坎,也就会在牛岛的告白下持续分裂。分裂成四个,已经有所变化了,那更多呢?会对现实有什么影响吗?
4294967296,这个数字不断闪现在及川的脑海中,像个印有骷髅头的红色按钮,牛岛的手几乎要将它按下了。



“不——谁去打个110、啊不119,我要不行了。”
“我可以打,但你知道没用的。”
“没有救护车来接你。”
“他们看不到'我们',没有人知道这个足以令世界毁灭的问题,只能靠'我们'自己解决。”

“该死的,都怪牛岛若利。”(x4)
唯有在咒骂他的这点上,他们总能达到共识。








——fin









下一篇可能是when 4 become 1,或者when 4 become 16,我不确定。

标签: 牛及
评论(6)
热度(34)
< >
© 爽一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