爽一发

Start from scratch

读作及川彻的消失。
有人看过名字是《不死恋人》的一部漫画吗?就是那个梗啦!没看过的强烈安利,非常好看的恋爱漫画!就是有点报社而已。
这里结束了,非常蠢。



及川彻,消失啦!
消失,不是逃跑,也不是掉进了缺心眼偷走井盖的黑洞里。他真的不见了。在牛岛询问过汉堡店服务员,对方又被他阴沉的脸色小声尖叫吓跑后,确信,及川彻当场上演大变活人加记忆重洗,人没了,还没人记得这里坐着个近一米九的年轻小伙子,好比ufo此时此刻飞过窗外一般不可思议。
说实话,外星人真的没有开着ufo此时此刻现身把及川彻带走,又洗脑了一通吗?
那个人在地球人当中,身体素质算好的,也不是不可能吧?
好吧,那为什么不带走他,牛岛若利,他有自信作为实验材料比起及川更耐得起折腾的——屁咧,哪有什么外星人,大白天见鬼啦!


牛岛一张脸又青又黑,走到大街上,幼儿见之止泣,周身也自动空出一片无人靠近的场地。
他跑去了白鸟泽,因为本来下午过了就得回去学校打练习赛,运动员换衣室的柜子里放着他的运动服,换上新球鞋,好了,该转换状态了。
——可谁能忘记活人消失这件事?!
牛岛若利再怎么被别人打“粗神经”的标签,神经还是有的,而且是有感觉的,所以他怎么也没法把这件离奇遭遇排除出脑海——是说,多正常!教练见他脸色不好,便请求暂停吼了人两句,没重骂,敲响鼓不用重锤,又派着上场了。牛岛振作精神,扣了几记重的,把对面扣得有些懵圈,趁胜追击,拿下了这一局。休息时间,他拿毛巾擦汗,克制住请假的想法,也没报警——报警也得等人消失一定小时后再报——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白日做梦了。及川彻怎么会那么好讲话?他会答应告白?他会答应见牛岛若利?他会消失吗?会吗?常识上讲,都不会吧!
……所以是他精神错乱了吗。
……还是这个世界上有外星人,或鬼怪?
外星人大抵是有的,但此时此刻正好经过地球的一家小汉堡店抓人实验机率小过不记,遇鬼也太不符合科学发展价值观,哦,他忘了还有魔法,但这也几乎是扯淡,他们没有写小说,也没生活在漫画里,怎么就意外了呢?
无解的。
牛岛问天童:“什么样的情况下一个人会消失?”
天童被牛岛主动提问吓到,挤了会鬼脸说道:“变魔术?”
牛岛想了想:“大概不是。”
天童噫了一声:“有人在你面前消失啦?谁啊!”
牛岛犹豫两秒,答道:“没有,看小说里的发展。”
“若利还看小说?哪种类型的,听上去好有趣!会消失该不会是推理小说的作案手法吧?”天童撅着嘴皱眉思索了小会,“外行人想象不出来,告诉我是什么名字,下次我也找来看看!”
“没写完的。”牛岛解释道,面色如常地掩盖,“如果结局有意思再讲吧。”
“好啊!”说完,天童眼珠滴溜溜地转,举起手指画圈圈,突然道,“话说我前段时间看了一部剧情很像的,不过是恋爱漫画。”
“天童你还看恋爱漫画?”濑见被逗笑了,拉着令几个同伴也参与讨论,“什么漫画!让你忘不了?”
“那里面有人会消失,是女主,一旦被男主告白了就会不见。”
“哇,那没主人公了漫画还怎么画下去。”
“没关系,下一个女主会走出来的,一模一样,让男主追,告白,再消失。”
“什么鬼剧情?你是说这结局无解啊!”
“男主的心脏也太强了吧!”
“可能,是吧!我还没看完!”天童晃了晃脑袋,“说不定是呢!就是因为男主足够坚强才会有那么多挑战等着他,谁叫他是主角,大家就爱看他的不屈不挠啊!”
“太扯了,我不想看。”
“话说让每一个女主都爱上他也很厉害啊,简直是命运了吧。”
“就是命中注定!”天童咧开嘴,“谁知道会不会有一个好结局,如果早早放弃,肯定就没啦!”
牛岛:“嗯。”
天童:“噫,若利你感兴趣吗?”
牛岛:“我想知道结局。”
天童:“好啊,到时候跟你讲!不如说,刚才若利想到谁了吧?”
牛岛:“?”
天童:“你没想到及川吗?一直没放弃这点是一样的,你都没变的诶!”
牛岛:“那是你在想吧。”
天童:“啊,说的也是。”
牛岛沉默,不过,如果他走神,大半也是在想及川了,他的神秘消失留下了太多的疑问,还有无家可归的告白和漂泊无定的恋心,更加令这个人的影像在脑海里明晰化。
部活结束了,他非得找到及川彻不可。


这说难不难,说简单也并不那么简单。下载一个好久未用的推特,注册一个小号,艰难地从茫茫青城高中排球部的关注信息里寻找出正选队员的账号,然后私信,运气好的话很快就能打听到了。
牛岛更为顺利地直接找到了及川,百分之九十是本人,的主页,直接把头像换成了当场的自拍,开门见山地问他——你在哪?你家的地址是多少?我想去见你说点事。
他等了五分钟,没回信的话准备从发的推里寻找及川行踪的蛛丝马迹了,结果提示音一响,及川给他回了一个地址和外星人的表情。
什么意思?他真的被外星人抓走了吗?
我刚才真的是在做梦梦见和及川告白?
牛岛满头问号的在休息室收拾好了往回信注明的地址跑,就连及川回的后续信息都没看见。
——小牛若你干了什么?你是外星人吗!
——刚才有一个我被拉走,然后消失了,你做了什么??
——不好意思,可能你看不太懂,一会见面了说,总之,救命啦!
——你都不回我啊!在哪里呢?!
——会用推特吗!呆瓜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


牛岛已经跑到了约定的地点前,比赛结束后没来得及冲澡,满身肾上腺素的味道。及川抬眼瞧见人来了,面色古怪地将食指抵在唇前,朝他招手,用眼色刮得牛岛莫名其妙,道——
“你先别说话,停,在这之间,我有个条件,等会你不能告白,也不能说任何关于喜欢的字眼,能做到吗?知道了点点头,我们继续。”
牛岛有点被拒绝的难过,还是点了点头。
“好,那就跟你讲了,别太吃惊。”及川深吸一口气,用牛岛在赛场上看到的认真神色说道,“接下来我说的都是真事,有点神奇不过你要相信我——我能分裂。”
“?”
分裂,哪个分裂,有丝分裂,无丝分裂?那是细胞,谁的细胞都会分裂。还是说克隆人的话题,及川有无数个克隆的兄弟?不,sf读多了吧,怎么想都不可能。呃,不,如果他双亲正好是什么秘密科学家,那也就有机会——啊,真是想太多了!还是听人解释吧!
“我能分裂成很多个自己,成倍地,但你看不到,你们,事实上没任何人能看到,所以没法朝人说明。”及川很疲惫的姿态,又好似肩上松了一记重担,长长吐了一口气,“是你的,咳,告白,令我变成这样的。”
“……”
“……别那样看着我,小牛若。”及川摆摆手,央求道,“相信我,别和我再告白了,还有更好的话,告诉我你那时是怎么让我的其中一个分身消失的好不好?拜托了!”
他双掌合十,微微鞠躬,眼睛流露出可怜的神色向上瞅着对面的人。这幅姿态对牛岛有点杀伤力巨大。牛岛瞬间就想费劲一切能做的去拯救他的困境了,可等回神,发现他不能。
他能做的一件事,不告白,不告白很痛苦,就算没什么希望他还是渴望着传达自己的心意;他能做的第二件事,告诉及川真相,是他告白对方接受了他的心情同意交往然后消失——这种方式类似于成佛,仔细琢磨似乎还有那么几分可行性,但与第一件事以及这次交谈的前提是矛盾的,所以这也不好说。
牛岛内心交战了几秒,便决定还是告诉及川真相好了,只有开诚布公才能解决问题。
及川圆瞪着眼,花了一刻钟来消化自己(不,其中一个他而已,众人抗议)答应了牛岛交往的事情,并且这件事促使那分身消失。他张大了嘴,喃喃自语,不是这样的,我怎么会答应一个男的求爱,不,醒醒,这不是真的。
“及川……“牛岛有些同情地想抚摸他的脸颊,安慰他,大拇指刚蹭上那块看上去洁净又柔软的皮肤,及川脸就唰地全红了,好似一只煮熟的大虾。
“我、我、你!”他的舌头好像打了结般磕磕巴巴,“放手!”
牛岛转而拍拍他的肩膀,表示遗憾,及川一个激灵,眼中一闪而过失落。
“那怎么办?”牛岛问道,其实他觉得他俩要是交往事情就解决了,不懂什么大道理,但事实摆在这,能有效果。
“我不知道。“及川眼睛的神光黯淡了下来,很颓丧,“都怪你啊!”
“我可以负责的。”牛岛自荐。
“负什么责?你想做我男朋友?”及川用鼻孔哼气道。
“是的。“牛岛点点头,“我是想做你男朋友,和你交往。”
“小牛若是gay吗?”及川再也不紧张关键词了,大大咧咧地问,“喜欢男人,还是喜欢我?”
“喜欢你。你是男人,定义上算gay吧。”牛岛较真道,“我还没对女生动心过,所以也还不是双性恋。”
“那你可真认真!”
“哼。”牛岛淡淡答应,又关心问道,“你刚才分裂了吗?”
“……暂时没有。”及川愣了会神,又气鼓鼓地两颊涨起,道,“但也没人消失。哎呀,真不知道你怎么办到的。”
“还有一点我没说,你最后有补一句话。”牛岛沉思道,这是最后的希望了,“我没听清,不过有猜到大概是什么意思。”
“什么?你快说啊!”及川眨眨眼,近乎抓狂地提起了牛岛的领子摇晃道。
“我觉得那句话的内容是……”牛岛有些不好意思地注视着及川明亮的双眼,“你对我的告白,回应。”
“!!!”及川内心吼道“nooooooo”,喉咙却哽住了说不出否认的话来。牛岛盯着他,眉眼严肃又英俊,极为认真的姿态,压抑着什么躁动的情绪,看上去尤其性感。
及川快哭了,他想去洗眼睛,这里肯定有什么频道调差,区区牛岛若利他怎么就移不开视线了呢!
太口干舌燥了!
牛岛见到他呆滞,便安慰:“先试试,不行再想其他办法。”
及川狠狠瞪他,想到这个法子肯定可行啊——多童话故事,多符合神展开真爱之吻来收尾,念一句魔法咒语abracadabra让灰姑娘短暂变身不及王子爱她的火眼金睛来得有效,就是这个道理,爱多完美,能在任何不合常理的故事里解决一切阻碍,强大到世界无敌的程度,所以他对牛岛告白是可行的吧!
不行也得行啊,再不行,世界毁灭了,他也就放弃思考好了吧!
除了跨过心里那道坎,没什么不好的地方。
但就是心塞啊!心塞死了啊!
及川还在揪着牛岛的衣领,快扯变形了都,一言不发的,脸上颜色由红变白,再变黑变红变白,好比打翻一桶染缸,变化精彩纷繁。
接着,他下定决心了,咬咬牙,大声喊出——
“我啊!!!!”
“混蛋川?你在这里干什么呢?”
听到挚友的声音,及川吓一大跳,脚底平地一打滑撞进了牛岛硬得咯人的怀抱里,整颗心都快跳出来了,捂着胸口大喘气,心想完了完了,分不出世界的颜色来。
牛岛抱着及川的肩膀和窄腰,也局促极了。他也隐隐感受到有点修罗场的压力,说不定还没交到男朋友就得出柜,也有点紧张。再加上及川身上热腾腾的温度贴着他,胸口心还直乱跳,脑子里就也近乎一片混沌了。
岩泉一走近,瞪大吃惊的双眼。
“你们……”
“小、小岩,你冷、冷静点,听我讲。”及川倚在牛岛肩膀上结结巴巴道,“我可能是个gay!”
“……我可能比你早知道。”岩泉一看上去比及川想象中要平静,接着他扶额,“但你们在大街上就,那啥,不怕被叔叔阿姨看到吗?这里离你家很近吧。”
“……”及川愣了一秒,哇啊啊乱叫,推开牛岛四处紧张地张望。
牛岛朝岩泉一伸出手,当作打招呼了,岩泉打量他神色有些古怪,还是握住他的手作回应。
“你先冷静点。”岩泉对及川无情地说道,“你们应该站了好一会,现在担心被人看也晚了吧。”
及川发出哀鸣:“……呜。”
牛岛神态自若:“嗯。”
“真亏能粘到这种地步……”岩泉咋舌,及川强烈反抗地摆动双手。
“事情和你想象的真不一样。”
“是真的。”牛岛接道。
“所以你们是在交往?”岩泉提问,收到两份不同的回答。
及川:“是的。”
牛岛:“不是。”
岩泉用“你这个渣男“的眼神盯着牛岛,及川用“你掰弯我还敢说不是”的眼神盯着牛岛,饶是神经大条如这名常年面无表情的男子也被看懂了。
“你们没在一起?”岩泉一补上疑问,他真的看不懂了。
及川:“没有。”
牛岛:“在交往。”
答案又对不上了。这回岩泉用“你到底搞什么”的眼刀刮向及川,牛岛无声并无谴责地就这么淡淡同样注视着他。及川脸一半红一半白。
“等等,还没达成统一意见。唔,其实刚才有个机会,错过去了。”
牛岛理解地嗯了一声,表示他等。
岩泉一内心哔地消音,并且狂怒,这都是什么事啊!
及川深呼吸,吐了一口气,朝牛岛“我喜欢你”,又面对好友“好了,我在和他交往,可以肯定”。
岩泉:“什么时候开始的,不会是刚刚吧?”
牛岛点头:“嗯。”
及川眼中闪烁着奇异不定的光,倏尔汇聚成显而易见的喜悦神色,有些心不在焉道:“是啊。”
“怪的地方倒怪到一起去了。”岩泉一无语,“行吧,恭喜,我先走一步。”
及川缩着脑袋,招手道别:“掰!”
“我还真成电灯泡了!”岩泉又好气又好笑。
“我也喜欢小岩啊!”及川一个调皮地飞吻,换来岩泉一远处挥舞的拳头,笑嘻嘻扭头,牛岛很不妙地盯着他。
“我对你,那种喜欢,能不可思议分裂又消失的那种。”及川比划道,谨慎解释,“对小岩,是朋友,关系不一样的。”
“我知道。”牛岛说,他就是觉得让及川说喜欢,有时候很难有时候又很简单,令人挫败极了。
及川明亮的双眼又悄悄眯起,弯成一个讨人喜欢的弧度,连同嘴角也是向上翘的,脸颊微微粉红,不好意思地吐出小巧的舌尖,做个讨饶的鬼脸,就看得牛岛心动不已。
“你的分裂,好了吗?”牛岛嚅嗫着问道,转移开话题。
“当然——好啦!”
“也就是共同意见,和我交往?”
“嗯哼。”
牛岛有点受宠若惊的感受。
“真亏小牛若能相信我!”及川稍微抬起下颌,颈线就绷紧了,说道,“我呀,要是别人对我这么说,肯定以为是开玩笑了!”
“你会开玩笑。但我觉得,这次不是的。”牛岛直觉这么说道,“我当然相信你。”
“谢谢。”及川小声这么说,想到可能他就是最喜欢牛岛这种地方,心脏又砰砰直跳。


牛岛回忆着刚才那个拥抱的温度,去勾及川的手指,及川四望街中无人经过,便也捏捏牛岛粗韧的指关节,和他牵手。左手和右手重叠,很合适,及川心一动,望向沉默的牛岛,心想到他们从今往后就是恋人关系了,从牛岛眼中也看到了他的动心。
“我喜欢你,不开玩笑。”及川动动唇,“也是第一次,你别笑我。”
牛岛俯身吻他,无言传递着他难懂的温柔。
及川一颗心雀跃极了。


我恋爱了,他想到。要是能分裂成几十亿,他想对全世界宣告,及川彻恋爱啦——
砰!
拉响礼花,高奏乐曲!
一段离奇非凡的牵扯就此揭过,下一节新的篇章即将展开,他们十指相握,充满期待。



















——fin




我总算扯淡扯完了_(:3 」∠)_

标签: 牛及
评论(2)
热度(44)
< >
© 爽一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