爽一发

[牛及]24小时的假期(5)

4请去简书看,有点黄就没试这边能不能发出来。
不过这节既然发了,那就是清水的wwww啊——总算打到了这一块,下节开车!(突然兴奋.jpg





A





“我们会吵架。'她'生气的时候会说恨我,这个世界上最讨厌的人就是我,不停地说。可回过头,气消了,我们接吻,我问'她',你刚才不是说过再也不想再见到我吗?'她'就会很可爱地回答道——是的,我说过,那就把我的眼睛蒙上吧。”
“哦哦!漂亮性感的大姐姐真好——”
“不就是欲擒故纵吗?”一人说道,及川狠狠瞪他,瞪到人莫名其妙,“怎么了?这是现在的流行,反差感,很萌的。队长你很懂嘛!及川队长难道不喜欢这种类型的?”
“不,我喜欢。”因为我自恋自信啊,及川内心补充道,咬牙切齿。
“那就是羡慕了。哦——”众人露出理解同情的眼神。

“话说恋爱话题不是地雷的,怎么现在都变成了讨论焦点?”饭桌上两个人小声交头接耳道。
话音落下,另一人想了想解释说,“损友损友,损在前,然后才是朋友啊。”





B




及川和牛岛在回别墅路上又跑到一家小超市买润滑油和保险套。
牛岛站在柜台前,面对各种类型包装犹豫不决。
“还看什么啊?”及川压低声音问道。
“尺寸不清楚……”
“直接拿最大号的就好啦!”及川无语地吐槽道,“你没用过吗?”
“没有。但这里应该都是白人型号。”牛岛解释。
“自信点,你真的够了!我敢保证!”及川稍稍加大了音量。
“请问需要帮助吗?”这里的动静吸引到了旁人,值班的忍不住跑来搭话。
“要保险套。”“这么大的!”及川紧跟着手指比划到,然后他注意到一份来自于陌生人温暖的视线,霎时间被那温度熨得血气冲脑,指尖发烫了。
“嗯……你们是来度蜜月的?”
服务生笑着询问道,给推荐了一款——当然是最大号——然后非常理解地和两人聊天。
“是。”牛岛坦然回答道。
“等会打算做点什么?”
“做——”
“烧烤!”及川抢答道,恨不得捂上牛岛的嘴。
“哦,那我可以告诉你们一个好地方,很少有人去的,景色也很美。”服务生挤挤眼推荐道,“就在东边的海湾,可以独处一天,到早晨还能到看日出呢!”
“请务必告知我们。”牛岛说道。
及川默默地多拿了几盒套子,想象到在海滩上赤裸做爱的场景,鼻血有些快滴出来。
但其实带不带套都可以,及川心想,还没试过内射,说不定会很爽呢。
他感到了恋爱中智商急剧下降,而与之相对的,对牛若的包容力无限上升。很不妙。
不如说及川原先就是个能善于换位思考、不怎么会恼火的人,只不过一开始就将对方定位为了对手,所以才百般刁难。如果他对牛岛连这部分竞争意识都失去了的话,那会变成什么样呢?
及川彻的底线在逐渐后退了。
他是不是忘了什么?什么呢?

“顺路去把排球比赛的奖品拿回来吧。”牛岛提议道。他拎着一个装满床上用品的小塑料袋,透明包装微微透出里面的内容物,看得及川涌起一阵耻意。
“可……以。不过这袋子能换个颜色吗?”及川一巴掌捂住半张脸。
“?”牛岛不理解,但还是说道,“我去问问。”
“没有。”他很快跑回来传达收银员的答复。
“……算了。”及川自我宽解道,“反正这里也没人认识我。”
“嗯…?”
“走啦!”




A




“'她'除了脸很美之外,个子也高,足以当平面模特了——实际也给杂志拍过照片,反响很好。”
“呜呼!”
“哇塞……”
及川又感到了被评头论足的不爽。
“我一直觉得队长适合和演员、歌手那类艺人地下交往,现在是模特意外地也不错?”一人笑嘻嘻调侃道。
“没说是模特吧。”
及川彻忍不住出声纠正,抗议又被淹没在热火朝天的八卦讨论音里。
“哎呀,那她像谁?现在月九或者晨间剧的女主演类型,还是墙上贴的海报那边的偶像歌手?”
“我比较喜欢国外的,比如碧昂斯!”
“谁要听你的喜好,你个章鱼!话说口味可真重……”
“喜欢碧昂斯有什么不好啦!我也不是就一定要她啊?”
“没有……你当然可以……继续喜欢。”吵嘴的顿了顿,“而且也不是你想就能有机会的吧?不如说,只能想想呢?”
“这小子是不是讨打!”
“噗,请饶了我。”
耍嘴皮子的嬉闹声围绕着及川这个中心逐渐升温,吵得他脑暴青筋,热烟几乎从头顶冒出来了。
艺人?模特?呸呸呸,哪个都不好!
牛岛若利孤老终生才是最合适不过了!等他几十年后变成一个又臭又硬的老头子,没有人陪没有人爱,这种结局才是最完美最适合——谁配他都太浪费了!
然而他腹诽归腹诽,并没有出言驳斥。
不吭气了,那个人就听不到这些心声。
牛岛凝视及川彻的双眼补充说道:“'她'还有些皮肤饥渴,爱和我做爱,而且非常有情趣——我们在一起总是高潮连连。但那是心情好的时候。心情不好,'她'就会不说话,甚至离家出走,彻夜不归找不到人。”
“已经同居了吗???”
“——不光不说话,也会吵架吧。”及川彻打断道,“是没法沟通了人才会走,不是一开始就如此。”
“我们后来产生分歧,就像每一对情侣遭遇到的那样,日复一日的争吵。但总会和好。”牛岛解释道,“冲突很多,不过我不认为那些能破坏我们之间的感情——我们在彼此面前表现得很真实,我想正是这个原因,才会产生摩擦冲突——因为相互之间在寻求理解,增加共识。”
“哼。可能只有你这么认为呢?”及川嘴硬道。
“最后'她'没办法容忍我离开,去留学。”
“那为什么不是没办法容忍你的自我中心,不可一世,正好在那个机会提分手?”桌子被狠狠一拍,满堂皆惊,“牛岛你真是对自己自信到可笑的程度了。”
“及川队长,你说得太过了,消消火……”座位上赶紧有人跑出来拉架,熟练地调和,“我们也没提这茬啊。”
“你下的决定,从来有人能改变吗?”及川抱臂,挑了挑眉问道,“不是我有意诋毁,你也没法说不吧——还有什么好解释的呢?承认自己就是个控制狂,这倒难了。”





B






“小牛若,你是不是一开始就图谋不轨了?”及川走在半路突然开口,不知怎的,脑海里总是出现一杯在海边小屋里见到的大杯无酒精饮料的模样。
“……”牛岛沉默不语。
“就像没交往的一对男女,男方邀请女方去外宿旅游,一般都是有目标的。”及川有点语无伦次,“而且你……说过,早就喜欢我了。”
“嗯。是的。”牛岛肯定道。
“虽然是我先告白,不过——”及川问他,“你有没有一早就想过事情会变成这样?”
“当然。”牛岛眼色沉了沉,“我有。”
“!!”及川心中列了一排小军队,“现在!开炮!”一名司令指挥道,然后一排齐齐从炮筒中发射出炸弹,轰鸣声剧烈地爆炸,让人耳鸣且头晕目眩的。
但其实,同时地,及川彻隐隐还感觉到有什么事被自己给遗忘了。
“你来这边旅游……在想什么?”及川喉结滚了滚,问道。
“说不定有什么好事会发生。”牛岛一脸平静地答复说。
“……哦。”及川哽住嗓子,半天才挤出来一个音,莫名不知道该评论哪部分的内容。
“你别想得太多。”牛岛安抚道,抿了抿嘴角。
他的唇很薄,那就使人看上去偏冷酷了。但男人很英俊。五官立体又深刻。那组合平添上一层冷酷感,魅力值往往就会更上一层。仅凭一记无言的凝视都能把人迷得晕头转向的。
“……咕。”及川就有些气息窒住。掩饰般,眼光在四处乱瞟。
对此毫无察觉。牛岛压低了嗓音,继而低喃道,“及川,记得我爱你。这永远是真的。”
被告白的人心脏狂跳不止,一瞬间被美杜莎的双眼定住了一般,身体僵直着机械行走。牛岛便不再解释。及川眼神发虚,半句话都讲不出口了。





“奖品去那边拿吧。”一人指了指一座海边小屋,两人道谢,向所指定的方位转移过去。
牛岛交流了两句,便去奖品。及川还有些残留着的心跳加速,假装去看屋里的照片,和牛岛隔了一段距离。
“这儿的照片可真多,都是店长拍的吗?”他鼓起勇气,用带有口音的英文问询道。
老板眯眯眼。“不。”他说,“我只提供相机,这里的大部分都是游客留下的。”
“噢那小部分呢?”能顺畅聊天,及川语调变得有些轻快起来。
“记忆的馈赠。”老板解释道,声音透露出得意,“很美好吧!有的人来了第二次,会留下自己拍的照片,希望给这里的回忆增砖添瓦!”
“噢!”及川点点头,表示理解,一张一张排列着看过去。
突然地,他看到了一张熟悉的脸庞,他不会认错的,那是——
“问一下,那这张呢?”及川心盘强烈地震荡,克制着,尽量自然地发问道,“看看它,您还有印象吗?”
“哪?噢——这张。”老板脑袋瓜一转,又返回确认道,“这不就是和你一起的小伙子吗?”
“……果然我不可能看错。”及川小声嘀咕。
“什么?”
“没有。”
“让我想想……嗯。”
那是一张牛岛站在滑板上,冲浪的瞬间——我都不知道他原来还会冲浪,还有什么?还不清楚的!及川在店主沉默思索的两秒里疯狂地腹诽,这一路牛岛潜伏得太好了,竟然全然没令人察觉到他的居心不良!
“是一个在每年七八月都会来度假的常客放这的。说是留个纪念,未来哪一天看到会感到惊喜呢!”老板手锤一敲,友好地笑笑,“现在就来了——Surprise(惊喜)——有吓到了吗?”
“Surprise(惊吓)——这可吓倒我了呢!”及川苦笑,脑内一个个结点逐渐地连成了一条线。
无数的画面闪现,又重叠在相同位置。
教练跟他说寄来了一封信,他之前的集体抽选中大奖了,海岛旅行四张来回机票,可及川暗自疑惑那怎么不寄到他家里;还有排球赛后的意外奔跑,在快追及的一刻牛岛总能神来一笔地拽过他转入小道,恰恰好拉长距离——那是怎么办到的,当时人怎么就没多想呢?
最后及川脑海中又浮现出牛岛和外国人流畅谈天的身影,在超市和小餐馆里熟悉地买单和那杯饮料的图像——难道就跟来旅行艳遇、自欺欺人的男女们一样,刻意无视这些的是他自己吗?
那关于男女搭讪的一番话——他怎么能恰巧撞到了一对女同,又最及时地戳破了及川对海外浪漫邂逅的幻想呢?
而且牛岛的泳姿是那么的矫健熟练——及川也想到了在摩艇上,为什么他们没像其他人那般?如果都是初学者的话会有教练领导教学后再自行驾驶吧,怎么会有像他们当时放手不管的情况?
牛岛该不会其实很有经验?
和工作人员租船时他的语速过快,及川还以为本来就得那样,错过了很多词汇,现在猛然记起,就满是疑窦了。
“!!”
“及川,你在看什么?”牛岛不知何时站在他身后了,问询道,“……奖品给了颗排球,我不知道你会不会很想要……嗯?”
及川彻缓缓转过头来,凝视着牛岛。从对方眼里和停滞的话语中,他知道他知道了。
及川吐了一口浊气,问道,“解释一下,哼?”
“我有摩艇牌照。”
“噢,第一次知道,真厉害,还有呢?”
“我考过救生员资格。”
“?!那你还在打排球——”怎么样样都会啊!你是出木杉君吗!及川咬了口舌尖,没有吐槽出声,破坏严肃的气氛。
“我还来过这。这次的机票是长辈送给我的,生日礼物。”牛岛顿了顿,“他建议道带女朋友过来度假。”
“所以你就带了我?!”及川难以置信地惊呼道,“小牛若,你真自信!”
“……”牛岛压低眉头,用不知道如何解释,不知该拿及川彻怎么办的眼光无奈地看了看他。
“我们关系不熟吧!来之前至少是的——你怎么会想到我?还觉得自己会成功?”及川忍不住问道。
“我没考虑那么多。”牛岛很想说其实是你撩我的,脑子里出现早晨及川用湿润的圆眼望着他,嘟哝唤道小牛若蹲在他面前脱衣服的情景。那具光裸着的白皙美背在他的抚摸下不住颤抖。及川发出奇怪的吐息声,尽管嘴头很反感,但身体还是没有拒绝地向牛岛开放了。
无视细小的推拒,及川彻抱着他的手臂还在偷偷地捏。入手满是细腻滑润的触感,柔软的碎发时不时扫过他的肩窝。及川的小反应,十足地暧昧,又香艳极了。牛岛推开防晒油,那眼睁睁看着却不被允许动的感觉就快把人给逼疯。
还有他在摩艇上不安分地乱动——牛岛得耗费他平生最大的耐力,才能在及川诱人的皮肤紧紧贴着他的情况下保持平静。
他很清楚自己持着把手,差点就在后悔,因为一点点私心方才没有让及川穿上救生衣了——破坏力实在很大。谅牛岛的驾驶技术再熟稔都不能坚定不移地保证自己绝对不会翻车。直至今日,他才知晓自己的抗力有这么的不足够。
而此时此刻,及川气呼呼地盯着他。这种愤怒的表情都很难免地令人心生喜爱了。
“小!牛!若!”
“我找教练,只是跟他说,希望能改善和你之间的关系。”牛岛摩擦嘴唇,解释道,“他也很担心,就答应了给我们牵线,就是这样而已。”
“在比赛里我是不会给队伍添麻烦的,多事!”及川啐道,当然骂句针对的人不是教练而是牛岛。他也埋怨习惯了。“我们配合有很差吗?”
“没有。但是能更好。”牛岛补充道,“而且他一直觉得,你对其他剩下队员的态度和对我有太大的不同了。”
“我知道啊!”
“那你应该也知道这有哪些不好。”牛岛平静地说道,及川沉默了。过了会,对方才气喘吁吁地说,“我有在努力的。努力看到你不气。”
“……我到底哪里不行了?”
“你哪都很好,太出色了!这点令人最——讨厌!”及川炸一炸,怒火道,“尤其是这种我很厉害、理所应当的态度,真是太可恨啦!”
“你不是刚说过喜欢?”我。牛岛的潜意思是这个。
“!!”及川张牙舞爪地站起身来,牛岛按住他的肩膀,“干什么!”及川突然尖叫道。
牛岛将他的外衣从肩膀上一滑,顺着漂亮的手臂脱下。及川彻瞬间皮肤上冒出小疙瘩,深刻的危机感浮出,内心警铃声大作。然而已经太迟了。他刚放松了警惕,在牛岛的怪力下就没有多少挣扎的希望。
“做什么啊!放开我!”及川靠在牛岛怀里乱扭。牛岛禁锢着他,在及川反手两腕上用外套系了个死结,一个腾空,就把人给横抱起。
“啊啊啊!”及川彻一边脸红一边惊叫,牛岛直接吻息了他。
店里的人看了看,又回过头。小情侣吵架,风声大雨点小,见怪不怪了。
“唔唔!”及川被浓烈的深吻亲到有些腰软,非常丧气地身体自行对牛岛的爱抚产生了喜悦的信号。
牛岛拍了拍他的屁股,就像教训一个不听话的小孩那般,令及川彻感到羞耻爆了。“我们找个没人的地方说。”
“……你想干什么?”及川彻开始有点不安。
“干你。”牛岛冷漠地说道。
完了完了,第一次就要被强暴了……被绑架的人既绝望又躁动地想到。及川被牛岛抱出门去,每当他要张口怒骂,就会收到一记舌头和舌头疯狂打架的热吻——牛岛发觉这很有效。挣扎的及川试过几次后便迅速闭紧嘴巴,不敢再讲话了。








——tbc

标签: 牛及
评论(5)
热度(33)
< >
© 爽一发 | Powered by LOFTER